粤语讲古,作为最能反映粤语语言魅力的一种艺术形式,曾经风靡了一代广州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州各大文化场所,公园都设有讲古坛。而街头巷尾的榕树下不少讲古爱好者毛遂自荐,到处可见讲古佬身影和里三层外三层的“打古钉”。然而历尽大半个世纪沧桑,尽管已被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粤语讲古已然日薄桑榆。广州仅存的3名讲古艺人,有2名是古稀老人,姚焕然便是其一。

溯源:源于北方评书

发展:电台兴起

粤语讲古,源于北方评书,可追溯到明末清初,一些失意文人,或口齿伶俐的破落子弟多以此为生,讲述历史演义及民间传闻。[详情]

民国后,随着广播事业兴起,个别水平较高的讲古佬被聘到电台,主持讲古节目,曾被视为“下三流”的“讲古”开始登堂入室,在广州城风靡一时,出现所谓“天空小说”。[详情]

你咁中意听古,不如学古啦!

一句话改变一生 少年古趸勇闯讲古圈

解放后,粤语讲古得到了发展,广州各区工会都成立了俱乐部、文化宫,纷纷聘请说书艺人长期到场讲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种最能体现广州地域文化及语言特色的民间文艺形式走到了发展的鼎盛时期。姚焕然便是在这个时候走进粤语讲古。[详情]

· 垂髫小童爱讲古

“我从四五岁开始,就喜欢听讲古,很小就开始接触第二代的讲古人。”提起讲古,姚焕然神采飞扬,那个讲古风靡的年代里,作为一名“古趸”够接触讲古大师,就好比今日追星的少男少女们能和偶像近距离接触,自豪感溢于言表。[详情]

· 追古少年获赏识

当时,还在读书的姚焕然凭着对讲古一腔喜爱,每天早早去讲古场占据第一排最好的位置,等待说书协会的讲古“明星”来开讲。由于每晚都出现,这个聪慧少年引起了当时会长胡千里的注意。[详情]

· 一句话改变人生

“喂,靓仔,你咁中意听古,你不如学讲古啦!我同你报下名,好唔好?”胡千里会长一句话改变了少年的一生。1961年,正是粤语讲古经历全盛时期,在娱乐匮乏年代,作为大众增长见识、放松身心的方式,深受喜爱。[详情]

· 天赋少年 自创话本

“当时是广州市文化局和广州说书协会共同举办的考试,考试的内容首先是讲一段的小说,通过考试,就可以进入说书协会学习。”姚焕然说。而对讲古还停留在听的层面上的少年,考试最大障碍是没有话本。[详情]

· 初生牛犊 大话历史

第二轮考试是老师的面谈,主要问一些很“搞笑”的历史问题。姚焕然回忆,当时有两个主考老师,一个胡千里,一个候佩玉,他们问他,赵子龙和楚霸王相比,两个人比武,哪个更胜一筹。“我说一个在汉之初,一个在汉吴三分,他们相差四百年,根本不能够碰头!”[详情]

· 十里挑一 与颜志图成同门

那一年,姚焕然17岁,同场面试的还有近十个人,只有他和颜志图——另一位目前仍坚持讲古的老艺人——通过了考试。在粤语讲古最好的年代里,姚焕然开启了三年的学徒生活。[详情]

· 讲古只可意会 学习靠悟性

“我们行业讲,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姚焕然回忆起学习的过程,更多靠悟性。白天在说书协会扫地,打扫卫生等,而晚上老师去讲古坛讲古,才是学习的开始,一般也是在台下听,听不懂的之后向老师请教。老师讲完也会提问,学习全凭悟性。[详情]

· 学徒生涯 月入20元

“当时是广州市文化 局和广州说书协会共同举办的考试,考试的内容首先是讲一段的小说。”姚焕然说。而对讲古还停留在听的层面上的少年,考试最大障碍是没有话本。[详情]

· 讲古也有毕业考

学徒生活三年后,姚焕然通过毕业考试才能进入说书学会开始讲古。“考试有两个题目,一个是政治的,一篇是专业的。”姚焕然回忆,政治题目是对毛泽东1938年在延安文艺会谈上讲话的认识,而专业题目则是如何讲古。那一年与他同时通过考试的,还有比他小一岁的颜志图。

粤语讲古
讲古人档案
姓名:姚焕然 出生:1944年
从艺历史:1961年~至今

“我对讲古,又爱又恨!”

经历最好的年代 也经历最坏的年代

1964年,姚焕然毕业了,正式站上了讲古台。六十年代初期,他赶上粤语讲古最好的时期。当时的说书协会属于文化部门下,是行政单位,讲古不仅是一份“铁饭碗”,也是一个“聚宝盆”、一张“荣誉证”。[详情]

上世纪60年代坐无虚席的书场

广标十六厂的工作证静静述说粤语讲古文革风雨十年

文革十年 粤语讲古风雨飘摇

1969年文化大革命袭来,讲古受牵连“被打倒,扫地出门”。 所有的讲古坛基本都关了,说书协会被解散。老一代没有工作能力的讲古人协会一次性给了三四百块就遣散了,而年轻的有劳力的被调配到周边的工厂。当时姚焕然去了从化广标十六厂,一个生产螺丝的企业。[详情]

劫后余生 说书学会惨淡经营

1979年,文化大革命结束,讲古终于得到了平反。广州市委在恩宁路八和会馆联谊堂召开动员大会,说书协会得以重组,然而,此时的说书协会脱离了行政事业单位性质,变成了市文联下的文艺组织,这代表着说书艺人从专职讲古变成了业余,不再有固定收入,而协会人数也从几十人一下子跌到十几人。[详情]

收入堪比官员

所到之处全场无虚席

“当时收入很好!比别人多三倍!”姚焕然说。五六十年代,广州文化局第一任局长华嘉非常重视讲古行业,表态要给讲古人高的待遇。有了上级的精神传达,属文化局管辖的文化公园就提高了讲古行业的待遇。说书人享受副科级待遇,收入分三级,第一级可达120元,而当时的正科级官员待遇也是120元。第二级是105元,最低一级是90元。而当时普通工人月收入才30元。[详情]

“当时的情景,不得了!我一上台,基本下边都是黑压压一片,座无虚席啊!”姚焕然回忆起来。而更让他自豪的时,作为初中毕业,只有不到20岁的他,走进了中山大学给教授学生讲古,走进市委市政府给领导讲古,在社会生活里受人尊重。正值青春年少,风华正茂,讲古事业似乎一帆风顺,所有美好的未来,前景在他面前铺展开来。[详情]

我只希望苟延残喘,别那么快死!

年轻听众与学员的断层

进入90年代,随着电视网络的普及,各种有趣精彩的电视节目开始进入人们的寻常生活,讲古艺术的局限性开始显现,原本座无虚席的听众席日渐稀疏,基本只剩下老年人捧场,年轻听众基本断层了。[详情]

“时不利我兮可奈何!”

粤语讲古最风光的年代已逝,尽管凭着“不忘本”,在文化公园坚持讲古,然而“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在这个环境说书是很难!”姚焕然连连叹气。学徒的断层更让粤语讲古的未来堪忧。[详情]

“我生来就系讲古人”

不仅仅是说书 要灌输正确的历史观

从16岁到71岁,姚焕然用热爱之情谱写了一部他自己的讲古史。即使是文革后讲古的没落时期,他仍然坚持每天晚上下班后去文化公园讲古。[详情]

“我是政府认可的,我有这个资格!”

姚焕然的坚持是在为自己的专业负责,他不愿辜负那些自己经过层层考核才拥有的说书协会各种证书,不愿辜负自己在讲古上的资质和努力。[详情]

“我讲古从来不需要话本,全部在这里。”

在姚焕然看来,传统讲古艺人最基础一点,就是记忆力,话本全靠口传心授,一个人一张嘴就可以登台。与电台讲古不一样,播音员们离不开话本,姚焕然等却是脱稿演出。[详情]

“我对讲古又爱又恨!”

荣光岁月已经过去,讲古坚持沦为苦守。总结讲古的一生,姚焕然万千感慨。儿时,因为喜欢听讲古,后来他以讲古为业。年轻时讲古曾给那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充裕的经济与名誉,文革十年又曾让他迷茫彷徨。[详情]

“(我)今年可以讲,后年呢?我希望能苟延残喘,能够迟一点死,不要那么快死!”

如今日渐稀少的听众让他开始感到讲古面临着更难以摆脱的困境,而断层的讲古艺人,更令他万分忧心。年轻的讲古人只剩下同门颜志图的弟子彭嘉志一人。[详情]

“我讲古一定要增加他的历史知识,要他们懂得,那个时候社会历史,社会的真实情况是怎样!”

在姚焕然看来,讲古让来听说的人笑一下是基本的,而传达正确的观念、正确的历史观传达是讲古人的责任。[详情]

“封建迷信有一点点是好的,太多就不好了。”

五十多年的讲古生涯,姚焕然已经记不清讲过多少不同的故事。如何去讲一个全新的故事?姚焕然说,首先,我会从头到尾初看一遍,在脑海里构思,哪些可以讲,而哪些封建迷信太多必须去除。[详情]

“我们讲‘七情上面,以情带声,以声带情’,不似北边用大的动作,那么张扬”

讲古,道具最多一般扇子,一块醒木,而姚焕然却认为这些道具对于他都是多余。眼神表情,手势,声音的表现力,都是讲古的基础。而面部表情,声音的表现力才是讲古是否吸引人的关键。[详情]

观点
有人说,我是最后一个‘讲古佬’,再无其他人继承。我听了以后很难受,好像讲古事业到我这里就停止了。一想及于此,我便觉得对不起前辈艺人。[详情]
“讲古”的报酬非常微薄,以致年轻一辈的说书人都想方设法赚大钱去了——谁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苦活?[详情]
粤语说书应该重归市场,放手让它发展,如果市场喜欢,粤语说书自然能活化、振兴,更不怕会后继无人。[详情]
讲古不会式微,讲古艺术也与其它民间艺术一样也有周期性,有起有落,也如股市一样总有反弹,从市民又重新开始爱听讲古就可以看到,现在正开始回暖。[详情]
讲古想要得到政府的扶持很难,首先由于讲古艺人过少,无法成立学会,现在仍挂靠在灯谜学会下。如果能成立学会,获得政府资助可能性会大些。[详情]
颜志图

讲古人

霍沛流

最年轻讲古人

彭嘉志

彭嘉志

讲古人

梁斌

文化公园

棋艺馆馆长

谭达明

粤讲粤入味 榕阴古寮话讲古

资料显示,粤语讲古源于北方的“评书”,历史课追溯到明末清初。据说“讲古”开山鼻祖为明末清初的江苏泰州说书大师柳敬亭,有反清复明之心。当时以为清朝将军左良玉被柳敬亭说服,结义兄弟,一起起义。柳敬亭出任抗清将领左良玉幕客,在随军南征时将说书带到了广东,传入广州。[详情]

粤语讲古

讲古多在庙宇或寺观中进行,多是讲“二十四孝”等劝人为善的“劝世文”,讲酬又庙祝或主持支付。民国初年,一些“讲古佬”自搭简陋茅舍”讲古寮”,多在夜间开讲,听者多为穷苦大众,讲古开始形成气候,一些优秀“讲古佬”成为一代老广共同回忆。[详情]

粤语讲古

也有艺人在街头“开街档”讲古,他们在人多的地方拍几下手掌,吆喝:“讲古啰!有嘢听。”也有敲锣来聚众的。“开街档”讲古没有特定时间,一般讲到精彩的地方,“讲古佬”就会卖一个关子,停下来收钱。有时夏日里一阵雷阵雨,听众一哄而散,就颗籽无收。[详情]

粤语讲古

趣话讲古行话

听众对艺人的戏言,意思是说,讲古艺人肚子里的故事很多,多到肚子都胀了,要讲出来才能不胀。

专门捡书中热闹的,易讲的情节来讲演,也叫“揭花面”。

听讲古的“拥趸”,几乎每场必到的固定听众。

讲古艺人对故事的情节不熟悉,勉强上场。

从前江湖上称说书为吞拆,比喻说书要将书的情节吞进去,经过分解消化(拆)后再“吐”出来。意思是讲古,不单单是生硬复述书中故事情节,更多需要经过讲古艺人的思考。

在说书的过程中,艺人需要因时适势地穿插一些知识性,趣味性的内容,通常是一小笑话典故或者奇闻趣录,通常是一些这些内容称为花枝。

吸引听众的手段叫“开花”,目的就是为了“结子”(收钱)。路即开花的路子,指开花的方式。多是轻松幽默,趣味的的段子。

粤语讲古多为长篇,听讲古的人每场必到,追着听完整个故事。

指讲古时的语调,节奏,有固定的窍门,但每个艺人会形成自己的特色。

“唔怕乱军,最怕盟军”,乱军是不依书路乱讲一通,盟军是因为怯场,遗忘等原因讲不下去。就是宁可无中生有乱讲一通,切勿因为怯场说不下去。

细数粤语讲古大师

陈干臣

胡千里

候佩玉

陵基

李我

廖飞燕

颜志图

陈干臣(1896~1958年),从上世纪三十四年代开始活跃于讲古坛,广东说书学会创始人,造诣高超的民间艺术大师,为人出事亦为后世说书人树立典范。善讲悲壮、慷慨激昂、气势磅礴的故事,感情充沛,吐字清晰,善引用文学古典语言,词藻华丽,代表作有《杨志卖刀》《易水送荆轲》等。[详情]

广州说书学会第二任会长,因经历及常年接触下层各行各业人士,所知渊博,素材都取自民间成语、歇后语,讲古以口语化为主,谈吐爽朗,如净瓶倒水、一气呵成。其善于讲儿童故事和革命故事,是广州说书界第一个讲现代题材和儿童故事的艺人,广受工厂及学校的欢迎。代表作有《红岩》、《林海雪原》、《烈火金刚》等。[详情]

艺名万里士,讲古时语言流畅,善于把握语调节奏,讲古时抑扬顿挫,句逗分明。处理话本以细致入微,富有文采著称,而发口(讲古技巧)抑扬顿挫,铿锵悦耳,在“表”的技巧有着独到的功夫。如讲“三国”时,能冲破时间空间的限制,“未来先说,过后重题”,让整套书前后呼应,尤其在《群英会》和《舌战群儒》两场文场戏时,说表功夫淋漓尽致。[详情]

因体型较肥,人称“肥佬凌”。青少年时期攻读过古文,吟诗作对,亦能写书法,文化程度在说书艺人中较高,演出时面带笑容,说话自然,语言通俗易懂,给人亲切感,而说书中善于加入诗词以助雅兴,也得到很多同行的尊重。然而凌基却是最落魄的“讲古佬”。[详情]

原名李晚景,因无父无母,无兄无弟,无妻子“只有一个我”,便给自己取艺名李我。在香港长大,是“天空小说”时期代表人物。他具备罕闻的拟声天赋,一人分扮多个角色,依角色的性别、年龄、个性、社会存在而变出维妙维肖的缤纷腔调,旁白则是他的本声。听众凭他口技,便若置身于事发现场。代表作《黑天堂》、《萧月白》等。[详情]

上世纪50-80年代,在广东电台播讲的多种体裁的文学节目,深受听众喜欢,与冼碧莹成为风靡一代人的讲古女艺人,1990年封咪,1994年,重出播讲著名女书画家苏华母亲吴丽嫦老人的自传体小说《命运的云没有雨》,2004年,南海电台播讲长篇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2007年应邀参演电视连续剧《香港姐妹》。[详情]

广州市粤语讲古艺术唯一传承人,“颜派”评书艺术掌门,原广州市说书学会会长。15岁拜广州著名说书艺人侯佩玉为师起,至今已有五十年说书生涯。编写《讲古艺术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起,广州说书行业式微,1996年广州最大的书场——文化公园取消讲古,2001年,广州市二宫取消广州最后一个书场,颜志图被媒体称为广州最后一名说书艺人,仅靠教授武术为生。[详情]

羊城最年轻的粤语讲古艺人,艺名“小敬亭”,2014年拜讲古艺术家颜志图为师,正式步入其说书生涯。2007年9月,广州电视台主办“金扇奖”市民讲古大赛,成功夺冠,人称其为羊城新一代古王。2009年1月,在广东电视台岭南戏曲频道录制完成中国第一部电视版粤语长篇讲古节目——150集《伦文叙》,并顺利全部播出。[详情]

编者按语
第一次见到姚焕然老师,他在台上讲新狄青传,地道流畅的粤语,铿锵而浑厚的声调,在文化馆外非常清晰。第二次采访,去姚老师家,他带着我们沿着协和小学旁边的西增路走,不停跟我们讲着周边历史,让我们惊叹讲古人放佛一本活的本地历史书。姚老师不断强调很高兴我们能采访他,能关注粤语讲古,希望有更多人的关注,让独具粤语语言魅力及岭南历史文化的艺术得以传承。粤语讲古曾经人才辈出,风靡一代人,如今却在历史的大浪淘沙中,听众流失严重,艺人严重断层,能否在浮躁的现代娱乐文化中得以传承发展,终只能让历史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