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龙村,一个隐立于广州闹市中的古老村落,为台山邝氏族人所建,其建筑华美,规划严谨,堪称近代中国房地产开发的雏形。时过境迁,聚龙村民大都移居海外,留下古村承载邝氏百年荣光。 

聚龙古村位于芳村大冲口附近,从招村新街步行而入,两旁景象瞬间从渔市场切换至古村模式,沿途有低矮的红砖旧房,大得遮天蔽日的古榕数,市井里巷只容得下一台小车通过,村道一边贴着社区的卫生宣传报,另一边挂着“征兵入伍”的宣传横幅,充满生活气息。
进入古村一带,又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到处透露着一股安静清幽的气息,仅百米之隔,却与外面烦嚣的世界截然不同。
沿冲口溯水上行,古村“味”便更浓了,依水而立的古树石桥旁,依稀能看到一些老者,在石板凳上憩息,像是某部老旧电影上的场景,真实地在眼前还原,其感觉妙不可言。
老人,在古村里几乎随处可见。他们大多不是聚龙村的原住村民,聚龙村除了后排的两三家大屋还有后人居住外,其余的要么出租给工作室,要么长期空置。
聚龙古村坐北向南,其南面冲口涌不过数百米位置,便建有“聚龙”、“跃龙”两座石桥。图为:聚龙桥
聚龙桥采用石砌梁式结构,长约二十五米,宽两米有余,由花岗条石平铺而成,是连接芳村南北村的交通要道之一。 聚龙村整体面积并不大,站在聚龙牌坊下几乎可见古村全貌,全村布局呈“井”字型,三横九纵,前后屋舍三排,第一二排首尾相连,中置庭院,每户占地约200平方米。
聚龙村广场中央有一标志性的龙纹石雕,广场已经成为附近村民的休闲公园,多是老人小孩,在此乘凉玩耍。
从一号大屋往胡同望去,是错落有致的房屋、重新铺设的青砖小巷,却依然掩盖不住修葺的痕迹。
一号大屋,在夕阳的余晖下透出华贵之美。
当年邝家村南粤商界奇才辈出,一号大屋主人邝觉明,曾在太平南路拥有中美大药房等十多栋商铺,财力雄厚。
每栋大屋门前挂有仿古式门牌,记载着屋主人的历史故事。
一号大屋门庭,目前由私人工作室承租。门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些清凉饮料的菜单,但傍晚时刻仍未见到前来的“顾客”。
环视整个庭院,一号大屋又显得极为清幽别致。据17号大屋后人邝伯介绍,聚龙村的管理全部遵循“保护性开发”原则:不得改建住人,不得建灶举炊。
而另一角度,在青砖小巷之间仰望天空,聚龙村又显示出壮阔辉煌的气势。
到了第三排大屋,便能看到浓厚的生活气息。聚龙村民居建筑,外观整齐划一,但其实每一座都有所差别。在百余年的使用中,差异变得更大,所以这19栋古民居实际上无一完全相同。
而第三排规格明显高于前两排,应为族中望户的府邸。趟栊大门、灰溯花饰、镂空雕花花罩、高敞的空间,屋主人曾经的富足与浮华尽显现眼前。
大屋统一为两层砖木楼房,采用典型的粤中三间两廊式,经过向纵深方向发展,组合成民间所称的“三上三下”式楼房,具有浓郁的岭南建筑风格。但阳台等设计又采用了西式风格,可谓中西合璧。
17号大屋的邝伯今年近70岁,母亲更是已近期颐之年。他们数十年前已迁至市区居住,近期又搬回村子。邝伯说,其实这里已经不那么适合居住了,“蚊多虫多老鼠多”,但母亲90多岁高龄,要回来“归根”。 图为:母亲在门前散步,邝伯紧紧跟在后面。
17号大屋门口对着中庭,每天傍晚,邝伯都准时带母亲在中庭散步。有时雨后中庭地表湿滑,邝伯就让母亲扶着助行架,在门前那小块被阳光晒干的麻石路上走,遇到湿地又转身,往回走,如此反复。邝伯在一旁紧紧跟着,旁边还有大黄狗相伴。
不久前,政府要给每户资助50万,用于古屋维修,邝伯拒绝了。原因是他觉得大屋现在住得好好的,风凉水冷,没有翻新的必要。 图为:17号大屋门前的中庭,整个村子最阴凉的地方。
其他无人居住的屋子则有师傅定期上门维护,一般是换掉室内糜烂的门框、木梁,以及修补漏水的地方。
维修工作一般由附近有经验的老工匠进行,工匠基本是接到通知后上门维修,不知道这房子是谁的,也不清楚它的来历。
木工在临时搭建的灯光下切割木块。
8号大屋门口所在胡同,墙壁长满青苔,阳台还有青枝探出,多了许多生活与文艺气息,与另外2条纵向胡同风格完全不同。
让人称奇的是8号大楼这颗长在墙壁上的树,其涵养的水分还在墙壁上孕育出一大片植物。
建筑融合了岭南建筑特色以及西方建筑风格。图为:别致的仿古木窗。
建筑融合了岭南建筑特色以及西方建筑风格。图为:青竹造型的下水管道。

如今,这些来自台山的邝氏族人大多没有再回到聚龙村,他们又和先辈一样,背井离乡,迁徙至世界各地。 图为:刻有“风调雨顺”字样的聚龙村牌坊。
1
“搜城记”之聚龙古村

本期凤凰粤视野“搜城记”栏目组走进广州保存最完整的岭南古村落——聚龙古村。古村为以经商闻名粤城的邝氏族人所建,其建筑华美,规划严谨,堪称近代中国房地产开发的雏形。时过境迁,聚龙村民大都移居海外,留下古村承载邝氏百年荣光。

初入冲口,眼前景象总觉得奇妙:前脚走出闹市车流,后脚穿过河埠渔市,转弯一看,古村就在绿溪石桥之间。

进入古村一带,又仿佛置身另一个世界,到处透露着一股安静清幽的气息,仅百米之隔,却与外面烦嚣的世界截然不同。进村路上,沿途有低矮的红砖旧房,大得遮天蔽日的古榕树,市井里巷只容得下一台小车通过,村道一边贴着社区的卫生宣传报,另一边挂着“征兵入伍”的宣传横幅,充满了生活气息。

沿冲口溯水上行,古村“味”便更浓了,依水而立的古树石桥旁,依稀能看到一些老者,在石板凳上憩息,像是某部老旧电影上的场景,真实地在眼前还原,其感觉不可言喻。闲暇时若能停下匆忙的脚步细细品味,也是一种可贵的休闲体验。

历史:广州保存最完整古村落

若论开村历史,聚龙村要远远逊色于那些始于宋元的古老村落,但却以规划严谨缜密、保存完整而著称于广州城。

据《寻城记·广州》记载:清光绪五年(1879年),台山邝氏家族来到芳村冲口,购下河滩沙地两百亩,其中百亩用来耕垦,百亩用来建房。经过十年耕耘,一片拥有百亩沃土、21栋青砖小楼的邝氏村落建成。

在聚龙村的官方介绍中,120多年前,如今聚龙村一带,还是一片宽阔的河滩沙地。清代,台山已有不少人出洋谋生,生活较为富裕,然而,随着人丁日益兴旺,要觅得一块好住宅地却不容易。于是,台山邝敬贺、邝敬庚、邝敬赍三兄弟提议,决定到省城广州附近物色地块,开村定居。

一天,他们来到大冲口以西一带,被这里的风光深深吸引:这里毗邻珠水,风景优美,渔船穿梭往来,夕阳西下,渔歌唱晚,别有情趣。风水先生仔细察看这里的地势环境后,不禁啧啧称赞:若在这里定居,族人必有发达之日。

半信半疑之下,经族人同意,财雄势大的邝氏家族,以每亩200两白银的价格,向村民买下涌边数百亩地,开始了他们合族迁居的梦想。他们在涌边搭建一间茅屋作为筹建处,雇用沙船装沙,把坑坑洼洼的河滩、水塘填平,然后规划建房所需面积,其余的用作耕地。

创新:国内早期房地产开发模式

也许是受到国外建筑理念的影响,邝氏族人建村方式很特别,专家称之为“原始房地产开发模式”。他们先请人进行规划测绘,每座房子都坐北向南,占地平均约为230平方米,共建20座,然后便进行招商承建,筑3米高的围墙,建20多米高的东西炮楼(又叫更楼),用麻石铺设大路小巷,路边植树栽花,建石桌石凳等。花了整整10年,直到光绪十五年(1889年),20座格局基本一致的青砖大屋,整整齐齐地出现在大冲涌北岸。

房子建好后,邝氏族人便进行定价认购,前排每座白银3000两,中间一排每座2500两,后排每座2800两。为避免发生争端,经过协议,他们以抽签方式进行分配,各安天命,而其他田地作为村中公田,招工承耕,收入作为村中公偿。

村建好了,叫什么名字?建村动工挖土时,这里冒出红朱岩石水,风水先生称为“龙出血”,于是大家便把它叫做“聚龙”。

以上大部分信息我们从17号大屋的邝族后人中得到证实,但“龙出血”的说法让近70岁的邝伯哭笑不得,他说,“哪有什么龙出血,都是被人吹嘘出来的,整条村都是用麻石切成的水道,切成一条一条的,聚龙聚龙,其实就是指这样。”

芳村一带旧时也被称为“二十四乡”,濠涌纵横、绿溪如网,大小河涌近七十条,邝伯的说法也不无道理。

建筑:北有陈家祠 南有聚龙村

广州岭南建筑文化格局,有“北有陈家祠,南有聚龙村”的说法,也许是陈家祠声名卓绝,很多人并不知道聚龙村的存在。实际上,在广州的古村中,以一姓或一族为主的占很大比例,而由一族人共同建造规模相似的房屋聚族而成的,大抵只有芳村聚龙村了。

聚龙村整体布局呈“井”字型,三横九纵,前后屋舍三排,第一二排首尾相连,中置庭院,每户占地约200平方米。第三排规格明显高于前两排,应为族中望户的府邸。趟栊大门、灰溯花饰、镂空雕花花罩、高敞的空间,屋主人曾经的富足与浮华尽显现眼前。

家底:出洋谋生 以经商闻名粤城

不仅跨越百里买地开村,而且房屋规格之高处处透出华贵之风,邝氏家底究竟如何?据悉,当年邝家村南粤商界奇才辈出,如这12号楼主任邝伍臣,曾创办“邝美南兄弟鞋厂”,其产品远销东南亚,被誉为“广州第一鸡”的上下九清平饭店,其前身即为当年邝伍臣所开“天元茶楼”;1号大屋主人邝觉明,曾在太平南路拥有十多栋商铺;21号楼主人邝横石更是清末明初显赫一时的“黄金巨子”。

除诸富商豪贾外,更有3号楼主人,清末广东报业巨子邝其照。邝其照早年被派美国留学,后历任新加坡商务领事、驻美商务参赞助理等职,从事洋务外交多年。1875年,邝其照率第四批幼童赴美留学,七年后被召回国。此后撰著群书,创办《广报》,因针砭时弊,屡遭查封停刊,但又屡更名再办。邝其照办报多年,声名远播,为世人所瞩目。

1938年10月,广州沦陷。聚龙村邝氏族人相继关闭变卖经营多年的产业,四散避难。聚龙村21栋大屋也陆续人去楼空。战事结束后,这些来自台山的邝氏族人大多没有再回到聚龙村,他们又和先辈一样,背井离乡,迁徙至世界各地。

参考资料:田飞、李果《寻城记·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