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200多年前,这片港口曾经桅樯林立,汇集了各国商船上的财富往事,以及中国商人的商业神话……这是黄埔古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图为:黄埔古港遗址一带。
如今,往昔海上丝绸之路的荣耀已埋在历史的尘烟中,这里成为了风景如画的岭南水乡。
然而,黄埔古港依然拥有绝佳的地理位置,地处珠江出海口,背靠小山,三面环水,珠江主水道和黄埔涌在黄埔村前分流而去,在黄埔村东南方面形成一大片宽阔水域。
据悉,黄埔港早期水深有20米左右,是一个天然的浅水湾,极适合木制帆船出行和停泊。 在广东乃至整个中国,很难找到一个村庄能像黄埔村一样,发挥过如此重要的历史作用,又见证着整个帝国兴衰的轨迹。这个小小的村庄,奠定了羊城的“经商”气质。图为:黄埔古港牌坊。
一个小村码头、大榕树下,从外国船舶上登岸的商贾人影绰绰......站在黄埔古港遗址旁,当年码头的繁荣景象从脑海掠过。
如果没有这块牌坊,也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村庄平平无奇。事实上,广州的黄埔区、黄埔港、黄埔军校、黄埔大道……这些“黄埔”都源于这条小村庄。
夕阳下的黄埔古港,静躺在海珠区石基村渡口。
渡口旁的大榕树斜横,如今到此旅游的旅客,只见芭蕉林覆盖,渔船点点,已鲜见商贸的痕迹。
在黄埔古港遗址处,可以看见黄埔古港全貌,以及背后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
而另一侧,则是完完全全的岭南水乡风情,充满生活气息。
港口上,偶尔可见渔民在江上打鱼。
回归黄埔古港本身,从村口的牌坊可以看到,作为文化景区,黄埔古港的功能定位,更多的是观光与教育。 在“粤海关”第一纪念馆中,可以重温旧时黄埔村对外通商的繁荣以及与海外文化交流的历史。
对外通商时期,黄埔村曾是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纽带。作为对外贸易的门户,黄埔村港口在全球贸易中独领风骚。在世界航路开通以后从西洋各航线驶来的船舶停泊在黄埔,形成了“夷舟蚁泊”的奇观。
以广州为门户的中欧海上贸易,出现于18世纪30年代瑞典帝国瓦解之后。最早与中国建立贸易联系的商业机构是瑞典东印度公司,该公司位于哥德堡市。图为:18世纪瑞典的哥德堡市(翻拍)。
1745年,“哥德堡”号商船踏上第三次中国之行返程时,遭遇了暴风雨袭击沉没,然而打捞出来的不到三分之一的中国瓷器、丝绸、茶叶等货物,拍卖之后的所得,在除去船的损失及打捞费用后,剩下的钱还足够重建一艘“哥德堡号”,利润之高可见一斑。图为:“哥德堡”号模型。
繁忙的国际贸易让清廷长期处于贸易顺差地位,大量白银从这里流入中国。紧靠古港码头的黄埔村为这场持续170多年的国际贸易提供管理和服务。图为:纪念馆内还原政府官员与外商洽谈场景。
当时,陶瓷、丝绸、茶叶成为西方贵族最为期待的奢侈品,满载货物的商船在秋天挂帆而去,经过半年的航行才抵达大西洋彼岸。图为:馆内展出的陶瓷工艺品。
在瑞典的第132次亚洲之旅中,有129次是开往中国广州的。据说当时一艘船的利润,相当于瑞典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图为:沐浴在阳光下的纪念馆展品。
1757年,清政府实行“闭关锁国”,只保留粤海关“一口通商”,黄埔古港因此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期,同时也孕育了盛极一时的广东十三行。图为:建于2006年的粤海第一关纪念馆。
当时十三行里有很多行商,二广州本土的行商非常少,黄埔村里的梁经国便是广州本土行商之一。梁经国以其“实在诚信”的经营风格独树一帜,后人也不负先祖所望,名人辈出,创造了一巷走出七代名人的历史佳话。图为:梁氏宗祠。
作为岭南特色水乡,黄埔古村本身也充满古韵气息。从牌坊开始,越往里走,生活气息便越浓。
广州市黄埔中学位于黄埔古村内。
部分建筑还保留着西式风格。
在古村入口的小道两旁,摆卖农产品、纪念品的商户一字排开,仿佛看到了当年商贾往来的繁荣景象。
200多年过去,这片土地上的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地位依旧在延续,不远处的琶洲国际会展中心商贸盛事不断,正在引领中国外贸不断前行。 图为: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今年,海珠区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后5年工作目标,将利用好广交会资源,打造永不落幕的交易会。努力引入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会议论坛,高水平建设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区。 图为:琶洲国际会展中心。
1
走读海珠看发展之古港往事

200多年前,黄埔古港各国商船铁舶桅樯林立,旗帜飘摇,汇集了多少商船上的财富往事,以及中国商人的商业神话……如今,往昔海上丝绸之路的荣耀已埋在历史的尘烟中,但海珠这片商贸热土却未曾止步。本期凤凰粤视野栏目组将走进海珠黄埔古港,寻找海珠“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区”的历史基因。

黄埔古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

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广州一直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窗口,尤其是乾隆二十三年(公元1758年)以来,广州成为鼎盛时期的清帝国对外贸易的唯一商埠,更是世界财富的汇集地。而黄埔古港恰恰是广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一环的最佳见证。

自宋代以后,黄埔村长期在海外贸易中扮演重要角色。南宋时此地已是“海舶所集之地”。明清以后,黄埔村逐步发展成为广州对外贸易的外港。

当时,历经长达一年多的航行,克服各种艰险到达中国的外国商船,多数在这儿登岸,将船上带来的货物换到其他的小型船只上,走广州内河水路,运到十三行内,再从广州输送到全国各地。同样的,洋商痴迷的陶瓷、丝绸、茶叶等中国特产,也通过相反的路径,流向世界各地,将中国的富庶、文明带到了各种肤色的人家里。

“一口通商”记录对外贸易变迁

清乾隆二十二年间(1757年)实行“一口通商”政策之后,广州成为西方商人进入中国贸易的门户城市。曾名为酱园码头的黄埔古港内夷舟蚁泊。据《黄埔港史》记载,广州作为大清帝国“一口通商”外贸口岸的80年间,停泊在黄埔古港的外国商船共计有5107艘。

陶瓷、丝绸、茶叶成为西方贵族最为期待的奢侈品,满载货物的商船在秋天挂帆而去,经过半年的航行才抵达大西洋彼岸。

1745年,“哥德堡”号商船踏上第三次中国之行返程时,遭遇了暴风雨袭击沉没,然而打捞出来的不到三分之一的中国瓷器、丝绸、茶叶等货物,拍卖之后的所得,在除去船的损失及打捞费用后,剩下的钱还足够重建一艘“哥德堡号”,利润之高可见一斑。用瑞典驻广州总领事司马武的话来说,那是一个闪闪发亮的“黄金时代”。 科技进步新引擎。

繁忙的国际贸易让清廷长期处于贸易顺差地位,大量白银从这里流入中国。紧靠古港码头的黄埔村为这场持续170多年的国际贸易提供管理和服务。世界透过黄埔这一窗口了解古老中国文明,黄埔税口、黄埔村、琶洲塔、“满大人”瓷器、通纸画频繁出现在西方人的著作、游记和绘画中。

水域独特 成就国际贸易窗口

黄埔古港地理位置优越,地处珠江出海口,背靠小山,三面环水,珠江主水道和黄埔涌在黄埔村前分流而去,在黄埔村东南方面形成一大片宽阔水域。早期,黄埔港水深有20米左右,是一个天然的浅水湾,极适合木制帆船出行和停泊。

“如果要我说黄埔港、黄埔村内哪些遗址最为珍贵,我的答案是从仑头至长洲岛的珠江水域。”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刘志伟说,这片水域便是外国商船的停泊地,是黄埔古港成为中国参与国际贸易的重要基地。

“事实上,从这段国际贸易史来考量,黄埔古港水域只是其中一个小单元。与这段历史发生关系的是从西到东的整体水域,包含从白鹅潭到伶仃洋至澳门的整体水域。”刘志伟补充道,“水域是黄埔古港之所以扬名天下的重要元素,也是黄埔古港古村区别于其他历史村落的原因。”

当时,珠江上外国船舶往来如织,美国的“中国皇后号”、俄罗斯的“希望号”和“涅瓦号”、澳大利亚的“哈斯丁号”都曾停泊在此。黄埔古港俨然成为了当时对外通商贸易的重要窗口,是当时广州对外交流的一张名片。

时代新貌:以会展业为突破口 打造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区

200多年过去,海珠的外贸发展之路依然在延续。对于广州中心城区的海珠区而言,撬动区域经济腾飞的支点就是会展业,海珠区以谋划打造国际会展业为突破口,在建设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区的道路上奋发前行。

自1998年广交会展馆建设在海珠区琶洲扬起第一锹土开始,经过18年建设,琶洲地区已经成为了蜚声中外的国际展都、会展名区,成为引领广州这座千年商都转型升级的发动机和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的核心战略平台。

从2008年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整体搬迁至琶洲以来,琶洲地区会展业办展场数、组展面积年均增长26.7%、14%。目前,琶洲地区已拥有广交会、广州国际照明展等两个同行业世界第一展,中国广州国际家具博览会、中国(广州)国际建筑装饰博览会、广州国际美容美发美妆博览会等3个行业亚洲第一展,五大专业展馆室内展览面积达53.9万平方米,规模居世界前列。

在琶洲,市、区还联手开展一系列综合改革实验,其中包括研究建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国际展品监管仓和跨境电商保税仓,提高口岸通行效率,提升国际贸易便利化水平。

今年,海珠区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今后5年工作目标,未来琶洲中区要推动琶洲客运口岸、会展塔建设。利用好广交会资源,发展“数字会展”,深化粤港澳服务贸易合作,打造永不落幕的交易会。努力引入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会议论坛,高水平建设国际商贸交往中心区。

(支持单位:海珠区委宣传部 | 资料来源:人民网、南方日报、金羊网 | 参考文献:《梁诚与近代中国》)

凤凰广州出品 总监制:刘晓明 罗祥   内容监制:车园元  本期策划/编辑:叶绍明   美编/技术支持:梁丽琨 麦巧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