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
    耀智法师谈佛法的真义:破迷开悟而非消极避世

  • 道教
    纯阳观住持潘志贤:道教也有忏悔文

  • 伊斯兰教
    伊玛目王文杰:我相信穆斯林国家不会发生金融危机

  • 天主教
    甘俊邱主教:天堂有路 请在爱中行走

  • 基督教
    冯浩牧师:基督教的重要任务是基督教中国化

  • 佛教
    光明法师:规划建设好华林禅寺是我最大的心愿

  • 基督教
    陈穗生牧师: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离婚的

耀智法师

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大佛寺住持

 

2016年1月28日下午,凤凰广州在广州大佛寺专访了住持耀智法师。耀智法师向记者娓娓道来其对佛教文化的理解与弘扬,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常务理事,他更畅谈了佛教协会的未来规划。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广州:佛教说“四大皆空”,又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但科学家们发现,宇宙时空是弯曲的,空气中还存在引力场、电滋波,它们对世界万物都产生作用,万物也因此而彼此发生联系、影响。因此,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佛语中的“空”与科学上的“空”,还有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所说的“空”三者有否属于不同的概念,应该如何来理解?

耀智法师:这里包括了三个不同的层面,一个是佛教讲的“空”,一个是科学对宇宙空间的理解,一种是社会是对“空”的认识。佛教讲“四大皆空”,“四大”的元素包括地、水、火、风,是肉眼可以看得到的,“四大”结合是“有”的产生,世界万物大到日月星辰,小到一草一木,都是由“四大”构成的,“四大”分离就会无所得、无所有。“有”也就是佛教讲的“色法”,代表物质的东西,是运动的,变化无常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佛教讲的“空”是没有永恒,不断变化的东西,是让我们不要过于执着,放下我们的贪欲,让我们的心归于宁静,这样我们拥有的东西就会更多。我们有句话说“执着是发展的动力”,但太过执着也是毁灭的动力。

眼睛所看到的是“色法”,如果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你想去占有它,得不到就会痛苦、烦恼,所以说“六根清净方为道”,六根包括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眼睛看到分别,看到我喜欢的就想拥有,看到不喜欢的就会烦恼,六根就不清净了。所以我们要做到“分别一切法不做分别想”,就是不做贪、嗔、痴之想,心就会清净,我们对万世万物就不会太过于执着,就能做到博大自在。

科学家讲的“空”,比如地球吸引力,也是“有”,只是我们肉眼看不到,但它是存在的。而社会上对“空”的理解是错误的,认为这样也空、那样也空,什么都空,什么都没有,横竖是没有,无意义,糊糊涂涂地看破一点,生活下去就好了。其实,真正的“空”不是离开现实当中消极地逃避,不是看破红尘的“空”。要放下不放弃,随缘不随便,要承担不要负担,要圆融不要圆滑。

凤凰广州:在一般人看来,念经信佛就是出家当和尚,似乎是一种很消极的人生态度;又或者遇事才想到烧香拜佛,似乎又是一种很功利的心态。世人对佛的这些理解是否都是不正确的?众生应该如何正确理解佛法的真义呢?

耀智法师:佛是“觉”,众生是“迷”,我们学佛目标是要破迷开悟。众生迷在何处?佛法里面就把我们的烦恼分得很清楚了,第一个是“思惑”,即思想的迷惑,包括贪、嗔、痴、慢、疑,这是人性,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第二个是“见惑”,是认识上的错误,人与人之前为什么会有争论,因为观点、看法不一样;第三个是无明习气,每个人因为家庭、社会环境不同导致性格、习气不一样,佛教里面有八万四千法门,它们对应着消除不同的习气,我们可以通过相应的法门来净化自己,去除我们的烦恼,烦恼没有了人也就会觉悟,有智慧,所以颂经念佛本身是积极而不是消极的事情。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临时抱佛脚,而且以功利主义去拜佛,这个有历史的原因,在中国封建社会中,文化总是掌控在上层少数人手中,因此对于深奥的佛教理论也只适用于知识分子和地主阶级去接受。正是这样一种文化阻隔,佛教形成了另一种宣扬方式,用佛拯救世间苦难的故事来通俗地解读,让没有文化的人也能理解佛教。这种佛教通俗化传播也一定上使受众偏狭的理解佛教,从而在今后的不断发展中,普通人民认识和接受佛教越来越偏离当初的宗旨。

我们想更好地了解情况,可以将信仰分为四种层面,第一个是传统的信仰,即出家修行,解行相应;第二个是学术性信仰,现在大学里面有研究佛法的学科,但是佛法本来是要解行相应的,有解而没有行,如数他家财宝,没有受用;第三个是感情信仰,也就是迷信;第四个是邪信,思想不纯,带有功利主义,没有去除邪的观念,把佛法学歪了。

凤凰广州:台湾的星云大师一生积极倡导“人间佛教”,他认为世人信佛不如行佛。您对“人间佛教”持何种态度?在广州这种现代大都市中,您们协会打算如何更好地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呢?

耀智法师:“人间佛教”是针对一些人注重来世,希望来世能到极乐世界。其实来世与现世是一个延续的,现世没做好来世不一定做得好,所以我们注重现世也是注重来世,所以要把现世的做好,不能因为学佛而去逃避,与现实对立,那就不是“人间佛教”。“人间佛教”中佛也是从人间成佛,烦恼是从现实中产生的,要通过学佛来净化我们现实当中的烦恼,净化心灵,不要受到物欲横流的影响。

对于如何更好地弘扬佛法,利益众生,这个也是我们在规划的一个事情。近百年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我们用的是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导致现在很多年轻人过的都是西方国家的节日,对中国传统文化没有自信,所以我们提出宗教要创新,管理上要创新,服务上也要创新。包括我们不久前举办的“海上丝绸之路与岭南佛教文化的高峰论坛”,论坛当中有一个主题是“海上丝绸之路与岭南佛教文化输出的价值和意义”,就是为了唤起我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我们想通过举办论坛将佛教文化传输出去,塑造我们的大国形象。

过去两千多年来中国佛教主导的是山区、农村的试验,因为以前是农耕社会,但现在农村里只剩下一些孤寡老人,如今社会已经都市化了,所以我们承担的社会责任也转向都市的社会责任,大理寺设有禅堂,有图书馆、培训等,而且还提供身心安顿的服务,对于21世纪人类的三大健康杀手中的忧郁症和癌症我们都可以承担一些社会责任,我们会在大佛寺开一个佛教的心理咨询室,用佛教心理学帮助社会有心理压力的人群调适压力,理顺他们的情绪。另外,我们计划与美国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康景轩教授合作,来面对癌症的病患者,解决医院里面没办法解决的治疗方案,包括心灵治疗,向患者灌输佛教生死学,死亡是生的开始,让患者不畏惧生死,通过参禅打坐来净化患者心灵;用养生的太极拳来进行运动的治疗;靠康景轩教授为患者做营养治疗。

潘志贤

广东省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市道教协会会长,纯阳观住持

道教纯阳观道教音乐馆内陈列展示的各种乐器

二胡名曲《二泉映月》是瞎子阿炳的代表作。原来,阿炳也是一名道士,他的音乐启蒙自道教音乐, 道教音乐起源于原始祭祀活动。11月16日上午,我们来到道教纯阳观采访,与潘志贤道长交流,从中了解道家文化、道教音乐以及道家养生之道。

潘志贤道长在接受凤凰广州采访

凤凰广州:今年2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亲切会见第四届全国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和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先进代表时强调,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请您介绍一下,纯阳观在弘扬道教文化,增进人民幸福方面,近年来做了哪些有益工作?效果如何?

潘道长:习主席说得非常好!信仰作为一种精神追求,它就像《道德经》、《易传》所说的一样,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有助于我们道德境界的提升,因此值得大力提倡。特别是在当今社会,尽管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不少人却在精神生活方面越来越空虚,心态反而变得浮躁了,这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为了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我们道教纯阳观近年来十分重视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比如,我们举办《道德经》分享会,让广大信众用广东话、潮汕话、海南话等各种方言来朗诵、演绎经文,效果很好。

我们还自己编曲、自己制作道教音乐,并通过举办系列道教音乐分享会、书画展,邀请一批知名画家、学者教授前来道场举办文化艺术讲座,营造一种高雅文化氛围,净化心灵,很受信众们欢迎。今年以来,我们已经举办了25期的音乐分享会。

此外,我们还举办道教太极拳培训班,发现效果不错,现在又增设了太虚拳培训班,并向社会免费开放。我们还在越秀区开设有“慈善道医馆”,专门为低保市民提供公益服务。

为了弘扬“慈爱和同,济世度人”的道教精神,自从2001年当任纯阳观住持以来,我一直很重视服务社会的慈善工作,我们纯阳观还组建了“上善”义工服务队,除做好本地慈善公益活动以外,还前往肇庆、韶关等地探访困难家庭,送去爱心和温暖。

凤凰广州:今年以来,市委、市政府积极倡导全市开展深化“干净整洁平安有序”城市环境建设工作,您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开展情况如何?

潘道长:在广州市民族宗教局的领导下,我们道观场所积极开展以“干净整洁平安有序”为主题的专项工作。首先,我们将道场的环境保持干净整洁,让进来的人在这里感到非常舒适。其次,我们成立了梅社书画院,创建道教文化艺术博物馆“自然堂”,目的就是为了营造一种高雅、清静的道场环境,让大家在这里找到归属感。近期,我们还打算在道观内种植一些梅花,打造市内最大的赏梅场所。

正如太极图所示,我们道教讲的是“阴阳平衡”之道,阴阳平衡谓之“和”。世界需要和平,社会需要和谐,家庭需要和睦。我常跟我的徒弟们讲,大家要学会养生之道,努力做到身体健康、事业长进、家庭幸福、服务社会,这样我们才能早日实现“中国梦”。

凤凰广州:道教有一套自己的养生之道,现代人也越来越重视健康和养生。看您的气色很好,在这里,请您也跟我们凤凰网友分享一下您个人的养生之道吧。

潘道长:所谓养生之道,在我看来,一个人的心情、心态非常重要。我希望凤凰网友对人生多持积极乐观的态度,遇事要放得下。所谓“舍得”,就是说有“舍”才会有“得”。平时少一些计较,眉头要放松些,不要让自己的双眉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自己多一些人生的快乐,少一些世间的烦恼。每天,我都会坚持打坐,还打打太极,从中修心养气,让自己的心静下来。所以我跟信徒们常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养生之道,只能依靠自己。正如我们如果不能成就一番事业,只能怪自己不努力,没必要怨天尤人。

现在,我们政府选拔干部强调的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我们道教讲“得道成仙”,也是以个人道德修为为要。我们道教的教规很严,我要求徒弟们要做到“一日有三善”:眼善、口善、心善。平时要多做好事、善事,多一份利他之心,追求“立功、立德、立言”三境界。此外,宫观的日常卫生保洁以及养护,我都会要求道长们亲自动手,坚持苦修,保持良好道风道貌,我自己也会带头打扫卫生和修剪绿化。我认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当好自己的角色。既要有爱国精神,也要孝敬父母,还要对家庭、社会有一份责任担当,要少空谈,多实干。我相信,一个人心中有信仰,其对这个世界就有敬畏,就连平时过马路都知道要守秩序,做了错事就要思过、悔改。所以,并不只是基督教才有“忏悔”方面的要求,其实我们道教也有《邱祖忏悔文》。

王文杰

广东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广州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先贤古墓伊玛目

11月19日上午9时,我们如约来到光塔路怀圣清真寺。还未进门,顿觉眼前一亮,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这座又高又漂亮的白塔。走进寺内,记者见到了已经在这里等着我们的王文杰会长。据他介绍,怀圣寺是我国最古老的清真寺。所谓“怀圣”,是为怀念圣人穆罕默德的意思。

王文杰会长(中)与凤凰广州一行合影

凤凰广州:北大中文系教授韩毓海先生在他的学术专著《一篇读罢头飞雪,重读马克思》中有一个观点认为,2008年从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在信仰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国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您认可他的观点吗?

王会长:我完全支持韩毓海教授的观点。与美国华尔街金融家们的那套做法不同,我们伊斯兰教要求债主不能收取利息。《古兰经》明文规定:“真主准许买卖,而禁止重利”,意思就是禁止放债取利或以一切不正当手段牟取暴利,提倡穆斯林友爱互助,扶贫济危,反对少数人以不正常手段聚敛财富,以防止出现贫富不均和两极分化现象。我们伊斯兰教的理想是在全世界建设一个和平、安宁、和谐的共同体。

凤凰广州: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据说目前全世界约有四分之一人口信仰伊斯兰教。韩毓海教授在他的专著中建议人们加强对伊斯兰文明的研究,因为在伊斯兰世界,信仰是与贸易站在一起的,正是伊斯兰商人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信用体系,而商品和财富的证券化正是伊斯兰商人的发明。他还指出,在唐代,中国与中亚、西亚乃欧洲的海上贸易网络就是由伊斯兰商人开拓、经营的。您认为他说的是历史事实吗?

王会长:没错,“海上丝绸之路”的确是伊斯兰商人开拓的,广州怀圣寺今年就获得了“海上丝绸之路旅游景点”授牌,它是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最早的清真寺。

早在1300多年前,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很多阿拉伯人来到广州传教、经商。当时,我们穆圣曾派他的四大弟子来中国,其中大弟子艾比·宛葛素从海上来到广州,他归真后葬于广州,就在广州兰圃旁边的先贤古墓内。

据明代何乔远《闽记》记载:唐武德年间(公元618年-626年),穆罕默德遣四贤徒来华,一贤传教广州;二贤传教扬州;三贤和四贤则传教泉州。当时,我们穆圣对古老中国文化相当景仰,他的一句“圣训”曾在教徒当中流传:“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公元622-628年之间,大弟子艾比·宛葛素奉穆圣之命来华传教,主要活动于广州,建广州怀圣寺。

凤凰广州:最近,法国巴黎发生极端恐怖袭击事件。有报道称,事发后,在美国纽约有一位信仰伊斯兰教的出租车司机对乘客哭诉说,受这个事件影响,他一天需要花2个小时才接到生意。其实,公众因为对伊斯兰教缺少了解,甚至存在一些误解。借此机会,希望您给我们凤凰网的网友介绍一下伊斯兰教有哪些好的价值理念和好的传统。

王会长:我们伊斯兰教的教义主张和平、安宁,反对战争,《古兰经》和圣训倡导我们穆斯林追求“两世吉庆”的幸福,“伊斯兰”的原意就是“顺从”、“和平”的意思。所以我个人认为,那些策划制造极端恐怖袭击事件、伤害无辜的行为,都是与我们伊斯兰教主张和平、安宁的教义和宗旨相背离的。制造极端恐怖事件的极少数人,那些人很有可能由于受到政治因素方面的影响,其个人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

其实,我们伊斯兰教是一个有大爱的宗教,以“敬主爱人”为最高宗旨。《古兰经》上说,人们从事赈济贫民、孤儿、俘虏等慈善行为并不是为了取悦同类,博取他人的“报酬和感谢”,而是因为“喜爱真主”,“爱戴安拉”,是为了得到真主的加倍的回赐。而天课是伊斯兰教的五项“天命”之一。阿拉伯语音译为“则卡特”,意为“纯净”,指穆斯林通过缴纳天课使自己占有的财产更加洁净。伊斯兰法规定,穆斯林占有的财富超过一定限额时,必须按一定比例缴纳天课。每年除正常的消费开支外,其余的财富按其性质,均应缴纳不同比例的天课。根据圣训,金银首饰的纳课比例为2.5%;矿产为20%;农产品根据土地灌溉状况的不同,分别为5%和10%;其他商品和货物按市价折现金纳课2.5%,等等。

应受天课接济的人,《古兰经》明文规定为,“贫穷者、赤贫者、管理赈务者、心被团结者、无力赎身者、不能还债者、为主道工作者、途中贫困者”。天课的意义在于,一方面,它通过调节财富的再分配,起到限制富有者过分聚敛财富、缓和社会贫富矛盾的作用;另一方面,天课制度的存在,也在时时告诫着我们穆斯林不要因贪恋今世的荣华富贵而离开了“真主的法度”。此外,天课的意义还在于,使接受天课者感受到安拉的慈悯之恩,从而更加坚定其信仰。

甘俊邱

广东省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广东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副主席、广州市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天主教广州教区主教

11月29日,广州石室耶稣圣心大教堂举办一年一度的“圣诞报佳音”音乐会,在电子管风琴、钢琴、笛子,提琴等乐器的伴奏下,中文、英文、韩文、拉丁文等多国乐曲在此交汇,庆祝耶稣诞生。

在一个星期之前,也是在这里,我们采访了天主教广州教区甘俊邱主教。他告诉凤凰广州,天堂并不在天上,天堂需要在爱中寻找。为此,他特意赠送给凤凰广州一本关于德兰修女的传记,书名为《德兰修女传——在爱中行走》(华姿著)。他说,看完这本书,你就知道天堂在哪里了。

凤凰广州:据说,伊斯兰教目前已超过天主教成为世界上信仰人口最多的宗教。天主教徒在全世界的总人数是多少?在中国的情况又是如何?

甘俊邱主教:根据公开的统计数据来看,2003年全世界的天主教徒人数约为11.3亿,其中官方公布在中国的天主教徒人数大约在600万左右。目前,在我们广州教区(包括广州、惠州、东莞、韶关、清远)有45间教堂、22位神父、10位修士、38位修女和15万天主教徒。其中广州教区有5间教堂、3个活动点、8位神父和9万天主教徒。

与基督教相比较,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速度确实有点慢,主要是我们教会要求比较严格,比如我们教规要求:必须经过一年时间的教导之后,才能加入教会成为一名天主教徒。

据我所知,伊斯兰教之所以超过天主教成为世界上信仰人口最多的宗教,其原因主要是西方发达国家近年来出现人口出生率持续下降,但全世界的穆斯林人口却是增长的。

凤凰广州:据媒体报道,去年8月14日,教宗方济各飞抵韩国访问。在班机经过中国领空时,教宗方济各以电报致函大陆领导人习近平以及中国人民,称“愿神祝福贵国和平幸福。”,表达祝福之意。有分析认为,这被视为中国与梵蒂冈关系向前迈进的一步。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甘俊邱主教:据我所知,一直以来,教宗外出访问途经一个国家领空时,都有以电报向对方致函祝福的传统。我作为一名主教人员,我当然希望梵蒂冈与中国早日建交,因为这有利于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

在广州,政府部门对我们教会一直都是很关心和重视的,单是2004年政府就拨款2000万元对我们广州石室大教堂进行了一次大修。

当然,我们也希望政府部门多听取我们的心声,今后能给予我们更多支持!

凤凰广州:您对天主教会在广州教区未来的发展有何设想?

甘俊邱主教:我们天主教爱国会像大家一样热爱祖国、衷心希望我们国家早日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民族振兴”的中国梦!为此,我们教会也经常为政府祷告祈福,祝愿我们政府能为人民谋得更多的福祉!

此外,我们爱国会也经常组织义工发起扶贫公益活动,比如在严寒的冬天,给有困难的人士送去一份关爱和温暖。

冯浩

广东省基督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锡安堂堂主任、牧师

2016年1月28日上午,广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冯浩牧师接受了凤凰广州的专访,并对基督教的历史文化及发展状况进程进行了深度访谈。

以下为采访实录:

凤凰广州:有媒体报道称,到2025年,中国基督教人口有望达到或者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基督教人口最多的国家。在您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信主,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是否有利?

冯浩牧师:国家制定政策方针,不会因为某个宗教人数的增加而有所影响。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有自己的外交政策,更不会因为某个宗教人数的增加或减少而影响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交往。而且到了2025年,相信在国家改革开放更加深入的情况下,对宗教的态度也会更加包容。这些对于基督教本身来讲,我觉得是好事情,有利的因素会更多一些。

凤凰广州:近日,两名山东省政协委员、儒学学者联署呼吁在曲阜市境内停建基督教堂。他们认为曲阜是儒家发源地,也是“中华民族的圣城”,希望基督徒们“另辟佳地”修建教堂,引发社会的大讨论。您对在曲阜孔庙附近建起大教堂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冯浩牧师:如果这个基督教堂符合国家规定非违建,而且获得政府批准的,我觉得这是正确的,然而有人对此可能有看法,一下子不可能接受,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山东政协委员呼吁不能在这里建教堂,我就认为他有点偏颇,不能因为是孔子的发源地,就不允许其他文化、宗教进入。这个世界是多元的,多元并不表示就会有很多的矛盾发生,能够容纳更多不同的文化是好事,会使世界更美丽。当然,融合有一定的过程也可以理解,毕竟在国人眼中基督教是一个外来宗教,要让国人接受还有很长的一个过程,所以基督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基督教中国化,慢慢让我们国人能接收、理解。但作为政协委员,他们应该更多地去理解、宽容,而不是去引起不必要的争论。

凤凰广州:通过科学探索,人们发现有些事实与《圣经》上所记载的并不一致,甚至存在矛盾的地方。因此,有一种观点认为,不应该将上帝理解为一种人格神,这样会更有利于宗教与科学的统一。对此,您有何看法?

冯浩牧师:世界是多元化的,《圣经》出来后,一直处于非常大的争议中心,一直伴随着圣经的发展,我们也能够理解,但宗教跟科学并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范畴,也不是相互对立的,不要截然把他们分开。有宗教信仰并不是就否定科学,达尔文、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也是基督徒。上帝造世界,其实科学也是上帝,所以人类才有思想。我们也是开放的心态,如果我们把自己封锁在宗教里,与科学对立,基督教也会慢慢走向灭亡。而且,科学、考古在不断地发展、发现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跟《圣经》越来越吻合的地方,但要世界承认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凤凰广州:在一般人看来,世界上的几大宗教都是教人从善、友爱、宽容的,但另一面却也发现,无论是历史上还是当今的现实世界却常常出现有关宗教迫害、冲突乃至战争,甚至是同一种宗教内部因为不同教派的观点不同而争战不休。这种极端的行为与宗教倡导“宽容、博爱、友善”的宗旨是否出现了偏离?为什么会这样?

冯浩牧师:这个原因有很多,不只是宗教本身的事情,还掺杂政治等其他因素,各种原因挑起宗教间互相不信任,出现宗教迫害、冲突乃至战争,导致与宗教本身教义有冲突。但是我也举另外一例子,在中国,国家承认的五大宗教,没有发生过战争,总体和谐,也可以解释宗教的的教义是好的。关键是要看那个国家的政策行不行,或者有没有渗杂其他因素或原因在里面。

凤凰广州:冯牧师,今后几年基督教有没有什么计划,能否与我们分享下。

冯浩牧师:广州宗教局提出,每个宗教要做一个五年计划,其中我们基督教有三个比较重点的工作。第一个,宗教活动场所要合理布局,目前只有越秀区有五间礼拜堂,其他基本都是一个区级只有一个礼拜堂,甚至有些区还没有,比如南沙、萝岗,但那里已经有信徒,有需要过宗教生活,我们有必要为他们提供宗教活动场所;第二个,教职人员队伍的建设,广州市目前第一线教职人员60人不到,如果将来一个区有两到三个礼拜堂,教职人员肯定不够用,所以要培养新人;第三个,在未来五年中,除了要壮大教职人员队伍,还要提升他们的素质。

凤凰广州:对宗教局举办的宗教大专班、本科班,您是怎么看呢?

冯浩牧师:五年计划当中,有一项是提升教职人员的素质问题,这不仅仅是神学培训,也要提高教职人员的学识,有学识以后才能融会贯通,才能更好地牧养基督教信徒。近些年,基督教信徒结构也开始产生变化,现在都是高知识分子,能够了解他们,与他们沟通非常必要,我们要与社会不断融合才能共同进步,所以我们非常支持、配合宗教局的这项举措。

光明法师

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华林禅寺住持

11月16日,我们在华林禅寺采访完光明法师时,已是傍晚时分。等到从“五百罗汉堂”出来,有人无意中发现禅寺上空出现“金龙祥云”奇观,令观者惊喜不已!

采访中,凤凰广州发现光明法师对国内外的热点时事较为知晓,原来他一直坚持通过看报、看电视来了解天下大事。党的十八大以后,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建设“一带一路”的国家发展战略,希望打造一个亚洲乃至世界的“利益共同体”。法师认为,这个新举措很有大国风范,也赢得了世界大国的尊重。广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华林禅寺作为禅宗初祖达摩传教的“西来初地”,法师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我们政府进一步重视这里的丛林规划布局,使华林禅寺将来能恢复它原有规模和面貌,更好地庇护广州这座城市的和平和安宁,为弘扬佛教禅宗文化,促进中印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等方面做出新贡献。

听光明法师说,印度佛教早在汉代就已传入中国,后来逐渐形成独立的三个本土佛教宗派——天台宗、华严宗和禅宗。其中又以禅宗影响最广,“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菩提达摩被尊为禅宗初祖,后来又有“一花开五叶”之说。

华林禅寺前身乃“西来庵”,大约在距今1500年前,禅宗初祖菩提达摩从海上乘船抵达中国,就是从此处登岸。后来,这里成为初祖来华传教的第一道场,也是中国禅宗的发祥地,著名的国际佛教圣地之一。

光明法师告诉凤凰广州,祖师达摩是南印度国香至王的第三个王子,后来成为释迦牟尼的第28代弟子。早在公元521年,当时的印度佛教各自为政,印度教反而蒸蒸日上,有取而代之的势头。祖师达摩听说佛教的黄金时代降临中国,佛教文化中心逐渐转移到中国,乃遵师嘱,毅然东渡奔赴中国。公元524年春(南北朝梁武帝时期),他远渡印度洋,在海上漂泊3年之后,终于到达广州绣衣坊码头。因此,广州市下九路华林寺前街,自古以来就被称为“西来古岸”。远在两汉时期,就有不少西来客从此登陆,亦有不少海外高僧到这一地区弘扬佛法,因此这里的宗教文化源远流长。初祖来到广州之后,据说在此地驻留了3个年头,创建了“西来庵”,这在汉传佛教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当时,初祖达摩就在天竺侨民竺显罗住所东侧,结草为庵禅坐传教,嘱咐竺氏族人不可泄漏其真实身份。他虚心学习中国语言,了解中国国情、民俗,巡访广州及其附近地区的佛教寺庵,指导当地僧俗在河边广植树木,加固河涌堤坝,防止江潮倒涌为害。还在居所及王园制止寺、卓锡各挖一口甜水井,时人称之为“摩井”;有时在草庵应众传授面壁禅坐要领。

公元526年,初祖达摩兄达奚乘大商船到广州寻弟,进府城向有司衙门递交南天竺国的贡品,广州刺史方知达摩、达奚兄弟的显贵身份,欲迎入官驿居住。达摩兄弟婉言谢绝,仍以绣衣坊竺宅为住所。当地僧俗遂与官府共同筹资,于公元527年4月建成西来庵,延请达摩祖师为第一任庵主,敬请达奚兄弟前往王园制止寺、王仁寺指导译经和说法。

广州刺史把达摩弟兄前来广州传教的情况上报朝廷,梁武帝下诏延请达摩弟兄入京(今南京)。达奚身体不适不能远行,康复后留守西来庵,继任第二任庵主。他在绣衣坊达摩井周边挖了四口井,周围种了荔枝等果树和药用植物,使井水有治病的神奇疗效;还指导佛教典籍分类归档,讲述《心经》、《楞伽》等经精萃。达奚圆寂后,竺显罗接任第三任庵主。此后,面壁禅坐、持诵《楞伽》成为西来庵的传统。

到了盛唐时期,当地僧俗为了庆贺达摩初祖引来六祖慧能在岭南奠基弘法,把西来庵扩建为一殿一堂,殿称如来殿,供三世佛;堂称西来堂,专供达摩、达奚。西来庵历经治乱兴衰,几次被毁,又几次重建。顺治初年,古镜宗符(1610-1681)应允主持西来庵的重建工作,发动海内外信众踊跃捐资,把古庵改建成一座禅宗大寺院。宗符禅师“爰拓基址,定方隅,引河流为公德水,植材木为祗树园,首建大雄宝殿,次及楼阁堂庑寮室庖逼,无不圆成”。顺治十二年(1655年),大雄宝殿、达摩堂落成。礼部郎中张纯照奏呈:禅宗初祖来华首块驻锡地不可用原西来庵命名,恳请皇帝御赐新寺名。顺治帝欣然赐寺额,榜曰:“华林禅寺”。此后,寺内僧侣云集,从海内外来参学者络绎不绝,香火十分旺盛。

华林禅寺以奉旨供奉佛舍利子、五百罗汉堂著称。顺治帝为了稳定南疆政局,祈祷国泰民安,特赐22颗佛舍利子供奉于华林寺。康熙帝亲政后,下旨特建舍利殿,并举行隆重的佛教仪式,供奉这批御赐佛舍利子。当时的住持离幻大和尚郑重其事,采用肇庆七星岩汉白玉石砌舍利塔。制成后,塔高7米,外观六面七层,每层乃至每块石以青铅粘边,结构坚固,塔身造型典雅,堪称岭南石雕艺术精品。舍利子用四重盒层层严密保护封存:外层是长方形石函;第二层用松香封裹住的扁正方形木盒;第三层是正方形铜盒;第四层是御用黄锦绸缎包裹住的银莲花套盒。四重盒封存在华林禅寺舍利殿舍利塔基座中心的地宫内。

据有关史料记载,华林禅寺在明清的时候,非常旺盛,特别是在广州,更是“广州之冠”,是当时最兴盛的禅寺。

据佛教相传,佛祖释迦牟尼圆寂火化后,有骨如五色珠,光莹坚硬,白色的是骨,黑色是发,红色是肉。华林寺现藏有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21颗。

华林寺历经唐、宋、元、明等朝代,一千多年来一直灯火不绝。《华林寺开山碑记》中写道:“引河流为功德水,植林木祗树园,首建大雄宝殿及楼阁、堂庑、寮室、仓厨,无园不成。”可见当时华林寺的扩建规模之大。到公元1655年时,它的范围大致是现在的北起兴华大街,南至下九路,东靠新胜街,西邻毓桂坊,正门则在长寿西路,占地近五万平方米,是佛教大丛林。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被毁坏或占用了。

1849年,时任华林寺住持祗园法师亲自到杭州净慈寺,画了五百罗汉像带回照样子塑造,建成了五百罗汉堂。整个殿堂呈“田”字型,殿门向南,由殿门至北端供奉着弥勒菩萨、护法韦驮尊天菩萨。东西两侧是回廊,分列五百罗汉像,个个安坐在一米多高的砖座上,体形与普通人无异,有像印度人、中国人、日本人、拉丁人。

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罗汉堂遭严重破坏,现在所供奉的五百罗汉像是参照清朝光绪年间的《五百罗汉图》重新雕塑。

近代以来,华林禅寺几经风雨;改革开放之后重放异彩。1992年寺院修建了华林禅寺生门;1993年重修、重塑五百罗汉堂;1994年重置汉白玉舍利塔;1996年复建达摩堂;1998年修建功德堂和僧舍;2005年,华林禅寺的达摩祖师殿正式落成,并为达摩祖师铜像开光。光明法师告诉凤凰广州,这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专供达摩祖师的殿堂。这个铜象高六米八八,十吨重,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像。

据传,当年初祖达摩从广州北上继续传扬佛法,路遇长江,便随手折了一支芦苇用来过江,最后到了定山如禅院驻锡,开始了长达九年的面壁修行,这就是著名的“一苇渡江”和“壁观婆罗门”禅宗故事。

禅宗开始于菩提达摩,后来盛于六祖惠能,曾留下千古绝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时至今日,禅宗已从广东走向世界。在古代,禅宗自我国传到朝鲜、日本、越南,在近现代更传往欧洲,乃至五大洲,影响着世界宗教格局。但若要追溯源头,则是初祖菩提达摩。

因此,光明法师评价说,华林禅寺的重要性有二:一是华林禅寺乃初祖菩提达摩西来初地,形成了“南有华林、北有少林”两者交相辉映的局面;二是华林禅寺有佛舍利,这是佛教信徒最神圣的崇拜物。由此可以说,华林禅寺是广州、广东乃至全国禅宗文化的一个重要亮点。如果能把华林禅寺规划、恢复、建设好,对广州、广东乃至全国禅宗文化弘扬,对促进中印文化交流、增进中印人民友谊都有重要意义。

陈穗生

广州市基督教协会常务副会长、东山堂堂主任、牧师

11月20日下午,当我们来到基督教东山堂的时候,看到这里已经摆放了圣诞树。陈穗生牧师告诉记者,下个月就是圣诞节了,他们教堂早早就为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做好了准备,好让大家随时回来与主一起过节,庆祝圣诞。

据陈牧师介绍,目前广州市中心区共有8个基督教堂,在全广州地区则有30多个教堂和聚会点。在谈及恋爱婚姻问题时,陈牧师明确指出,“未婚同居”对于基督徒来说是不允许的!基督徒也只能与基督徒结婚,因为男女双方在教堂举行婚礼时都需要与主立约。所以,蒋介石要与基督徒宋美龄结婚,就必须在婚前皈依基督。而且,基督教是反对离婚的。据他观察,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离婚的,他们都非常重视家庭,即使婚姻方面遇到问题,双方也会努力挽救。

陈穗生牧师(中)与凤凰广州一行合影

凤凰广州:近年来,基督教在我国发展比较快,有人推测基督教的信众人数可能已经上亿,请问您们教会有这方面的最新统计数据吗? 

陈牧师:根据官方出版的《宗教蓝皮书》上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基督教徒人数估计在2000万至3000万之间。

凤凰广州:据我参加教堂礼拜活动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广州信基督教的人开始越来越多,您个人认为原因是什么?

陈牧师:信主的人越来越多,对此我们首先要懂得感恩。据我所知,在城市的基督教徒人数增长速度其实并不算很快,而在农村地区这些年却出现了有所减少的趋势。

分析其中的原因,我个人认为,主要是现代人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在精神生活方面也开始追求超越自己,奉献爱心,服务社会;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现代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开放。信息的传播和文化的交流也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宗教,引发思考,甚至是选择信仰基督。当然,我也发现,这里面也存在有“因病信主”的现象。对于这些带有一定功利性的信徒,我们教会更希望他们的信仰更纯粹些。

为了弘扬基督教文化,我们教会平时会组织举办一些公益慈善活动。比如,我们教会比较重视“临终关怀”服务,无论是不是信徒,当其家人需要这方面的服务时,我们教会都会派人前往。在其亲人临终前,我们会一直陪在身边,为其祷告,给予安慰,好让其亲人安详离世。

凤凰广州:据说,欧洲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基督徒人数近年来有持续减少的趋势,您认为这一说法属实吗?如果是,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陈牧师:西方发达国家的基督徒人数近年来确实有所减少,现在去教堂的人少了,可能有人一年就进教堂一次,甚至有人一生只进教堂三次,成为名义上的基督徒(出生时领洗进一次,被人抱着;结婚时进一次,被人要求着;死后和棺材一块进,被人抬着。)。原因是当今西方发达国家的物质生活太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有了保障,包括医疗、养老等各方面都没有了太多顾虑,加上新世纪宗教文化更趋多元,人们有了更多选择,于是出现了去教堂的人越来越少的现象,甚至有报道说有些教堂因此被改成了咖啡厅。当然,我国的情况与西方不同,我们宗教文化的发展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人选择加入教会。

凤凰广州:我5岁的小女儿要求我帮她向您请教一个问题。我们平时跟她讲圣经故事时,说到我们人类的祖先亚当和夏娃是上帝创造的,而她是爸爸妈妈创造的。这时,她问了一个连我们大人都回答不了的问题:主又是谁创造的呢?

陈牧师:《圣经》里说,主是自有的,他是造物主。只有物质才需要创造。


耀智法师
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大佛寺住持

信仰可以分为四种层面

我们可以将信仰分为四种层面,第一个是传统的信仰,即出家修行,解行相应;第二个是学术性信仰,现在大学里面有研究佛法的学科,但是佛法本来是要解行相应的,有解而没有行,如数他家财宝,没有受用;第三个是感情信仰,也就是迷信;第四个是邪信,思想不纯,带有功利主义,没有去除邪的观念,把佛法学歪了。[详情]

佛法是破迷开悟而非消极避世

“人间佛教”是针对一些人注重来世,希望来世能到极乐世界。其实来世与现世是一个延续的,现世没做好来世不一定做得好,所以我们注重现世也是注重来世,所以要把现世的做好,不能因为学佛而去逃避,与现实对立,那就不是“人间佛教”。[详情]


甘俊邱主教
广东省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广东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副主席、广州市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天主教广州教区主教

希望梵蒂冈与中国早日建交

据我所知,一直以来,教宗外出访问途经一个国家领空时,都有以电报向对方致函祝福的传统。我作为一名主教人员,我当然希望梵蒂冈与中国早日建交,因为这有利于天主教在中国的发展。在广州,政府部门对我们教会一直都是很关心和重视的,单是2004年政府就拨款2000万元对我们广州石室大教堂进行了一次大修。[详情]

愿国家早日实现中国梦

我们天主教爱国会像大家一样热爱祖国、衷心希望我们国家早日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民族振兴”的中国梦!为此,我们教会也经常为政府祷告祈福,祝愿我们政府能为人民谋得更多的福祉!此外,我们爱国会也经常组织义工发起扶贫公益活动,比如在严寒的冬天,给有困难的人士送去一份关爱和温暖。[详情]


冯浩牧师
广东省基督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锡安堂堂主任、牧师

基督教重要任务是基督教中国化

在曲阜孔庙附近建起大教堂事件中,不能因为是孔子的发源地,就不允许其他文化、宗教进入。这个世界是多元的,多元并不表示就会有很多的矛盾发生,能够容纳更多不同的文化是好事,会使世界更美丽。基督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基督教中国化,慢慢让我们国人能接收、理解。[详情]

未来国家对宗教态度会更加包容

国家制定政策方针,不会因为某个宗教人数的增加而有所影响。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有自己的外交政策,更不会因为某个宗教人数的增加或减少而影响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交往。而且到了2025年,相信在国家改革开放更加深入的情况下,对宗教的态度也会更加包容。[详情]


潘志贤道长
广东省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市道教协会会长,纯阳观住持

信仰是一种精神追求

信仰作为一种精神追求,它就像《道德经》、《易传》所说的一样,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有助于我们道德境界的提升。特别是在当今社会,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不少人却在精神生活方面越来越空虚,心态变得浮躁了,这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为了弘扬正气,传播正能量,我们道教纯阳观近年来十分重视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详情]

道教也有忏悔文

做一个有道德的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当好自己的角色。我相信,一个人心中有信仰,其对这个世界就有敬畏,就连平时过马路都知道要守秩序,做了错事就要思过、悔改。所以,并不只是基督教才有"忏悔"方面的要求,其实我们道教也有《邱祖忏悔文》。[详情]


光明法师
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广州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华林禅寺住持

"一带一路"战略很有大国风范

采访中,凤凰广州发现光明法师对国内外的热点时事较为知晓,原来他一直坚持通过看报、看电视来了解天下大事。党的十八大以后,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建设"一带一路"的国家发展战略,希望打造一个亚洲乃至世界的"利益共同体"。法师认为,这个新举措很有大国风范,也赢得了世界大国的尊重。[详情]

建设好华林禅寺是我最大的心愿

广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华林禅寺作为禅宗初祖达摩传教的"西来初地",法师说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我们政府进一步重视这里的丛林规划布局,使华林禅寺将来能恢复它原有规模和面貌,更好地庇护广州这座城市的和平和安宁,为弘扬佛教禅宗文化,促进中印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等方面做出新贡献。[详情]


王文杰阿訇
广东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广州市伊斯兰教协会会长、先贤古墓伊玛目

"海上丝路"是伊斯兰商人开拓的

早在1300多年前,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很多阿拉伯人来到广州传教、经商。当时,我们穆圣曾派他的四大弟子来中国,其中大弟子艾比·宛葛素从海上来到广州,他归真后葬于广州,就在广州兰圃旁边的先贤古墓内。广州怀圣清真寺今年就获得了"海上丝绸之路旅游景点"授牌,它是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最早的清真寺。[详情]

以"敬主爱人"为最高宗旨

《古兰经》上说,人们从事赈济贫民、孤儿、俘虏等慈善行为并不是为了取悦同类,博取他人的"报酬和感谢",而是因为"喜爱真主","爱戴安拉",是为了得到真主的加倍的回赐。而天课是伊斯兰教的五项"天命"之一。阿拉伯语音译为"则卡特",意为"纯净",指穆斯林通过缴纳天课使自己占有的财产更加洁净。[详情]


陈穗生牧师
广州市基督教协会常务副会长、东山堂堂主任、牧师

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离婚的

在谈及恋爱婚姻问题时,陈牧师明确指出,“未婚同居”对于基督徒来说是不允许的!基督徒也只能与基督徒结婚,因为男女双方在教堂举行婚礼时都需要与主立约。而且,基督教是反对离婚的。据他观察,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离婚的,他们都非常重视家庭,即使婚姻方面遇到问题,双方也会努力挽救。[详情]

广州信基督教的人越来越多

分析其中的原因,我个人认为,主要是现代人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在精神生活方面也开始追求超越自己,奉献爱心,服务社会;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现代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开放。信息的传播和文化的交流也会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宗教,引发思考,甚至是选择信仰基督。[详情]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

  • 采访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