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在公元十世纪就已存在的街道,积淀着尘封历史。曾几何时,那些穿着明宋衣饰的古人正是在此处赶集买卖,清朝盛世下的盐帮世家把根扎在这里,民国的浪漫故事也不曾将这条街道冷落。


>>北京路地处广州市中心,属越秀区辖域,是广州城建之始所在地,也是繁华的商业集散地。[详细]

足踏三朝古道 恍如穿越

今天,站在北京路的步行街上俯看玻璃窗下古老的街石,你会有着恍如穿越的感觉。视线之上,是俗世的繁华,吃喝玩乐、熙熙攘攘;视线之下,是两千年的沧桑印记,雨雪风霜,筚路蓝缕。

●千年古道 贫富共瞻 青灰砖路面上留存着凌乱的足迹和不完整的车辙,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布衣,见到这段石路必然俯首瞻仰。[详细]

●百年老店 熙攘街市 利口福、宝生园、王老吉、生茂泰、皇上皇、沧洲腊味、仁信甜品、太平馆……北京路聚有30多家老字号。[详细]

●历史古迹与现代时尚交汇 一边是千年古道,一边是商业区域,历史与现代、古迹与时尚,看似两个相反的概念,在广州的北京路完美交汇。[详细]

宋元时期路面,是公元1127-1368年的古道。[详细]

20年代北京路旧照,右下即是今天永汉电影院的位置。[详细]

2002年,北京路文物考古在挖至距离人行路面1.5米的深处时,相继浮出了民国时期红、黄砂岩、麻石板路面,明清时期黄砂岩石板路面,宋朝青灰砖路面“三朝古道”。[详细]

广州建城2200多年,北京路中轴线地位未曾改变,全世界仅有罗马、亚历山大城和广州如此。这里汇聚了6个千年以上历史文物古迹。

奇趣时代故事

厚重历史

北京路的历史可追溯到十世纪初,因此,在北京路上发生的小故事更是车载斗量,这些时代的小插曲是北京路发展的见证。

北京路上的恩怨情仇

广州第一家族

“广州第一家族”的许家,拼搏精神令羊城引以为豪。先人许拜庭13岁在潮州做童工,凭才干成为两广第一盐商,又招募水勇率军大败海盗,民国时期辈出英雄后人,包括女杰许广平。[详细]

趣味地名有段古

双门底

自从元、明、清三代,现北京路一带,是羊城的权威报时的机关所在。报时器“铜壶滴漏”一直放于北京楼的一座“拱北楼”上,因为楼有双门拱,所以这一街命名为“双门底”。[详细]

●大小马站 这里是旧时的书院街旁边,书生读书一般牵马,有马自然需要马站。[详细]

名人在北京路轶事

周恩来和邓颖超婚礼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尽管没有婚纱礼服,但仍堪称广州新派婚礼的典范。如今,位于北京路的太平西餐馆(周邓结婚所在餐馆)仍保留有“总理套餐”。[详细]

北京路在往低档走?

近日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广州两会上,市人大代表倪惠英一席话引得老广们颇为唏嘘:“现在连北京路也在走下坡路了,往低档走,因为环境、文化、品位没跟上。”

20年间 北京路挣扎求生

广州地铁的开建,挥刀无情砍伤了北京路这个广州历史文脉和商业的龙头。20年间,北京路仅仅恢复了人气,商业气氛却往低档走,而传统文化遗址,大小马站等处还是一碟斋,药洲遗址面目全非……[详细]

没将优势突出的文化资源用好

北京路周边,最不缺的就是文化资源,目前的北京路,除了“千年古道”算是文化特色外,其余就只剩买买买,而且还是处处都买得到的大众品牌。[详细]

倪惠英:广州的文化设计太小气,老城区一些文化地标都被淹没了,如大小马站、庐州书院、药洲,应该连成一片,打造成一个城市名片。[详细]
  • 庐江书院
  • 广东财政厅
  • 千年古寺大佛寺
  • 药洲
  • 白沙居
  • 明代拱北楼抱鼓石

“老祖宗家底”怎么“活”过来

目前从区域环境、文化产业发展水平等各方面,北京路都与“城市名片”相距甚远。建议由市里统筹力量推动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开发、利用,并加大资金投入、政策支持的力度。[详细]

与其仿建不如“活化”资源

与其另辟场所复制、仿制、重建岭南风情,不如把这份“老祖宗家底”重新擦亮,使它重新焕发生命力,“新的高楼可以不断地起,但‘家底’不见了,就找不回了!”[详细]

一区之力难打造广州名片

当前历史街区的保护应集中在北京路文化核心区的北京路,集中财力和精力,把广州的历史文化根脉保护好。针对庐江书院的情况,建议市文广新局牵头,协调省文化厅,将药洲遗址、南方剧院、庐江书院连成一片。[详细]

有凤来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