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东山新河浦路、恤孤院路一带,清静而整洁。马路不宽,两边却生长着葱郁的古木。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掩映其间的一栋栋洋房民居楼。
这一片洋房,便是上个世纪达官贵人、华侨商富的居住地。本期凤凰粤视野“搜城记”栏目组走近东山洋房,感受这个城市急速跳动的脉搏。
“西关小姐,东山少爷”,多年以来,东山洋房的美誉度并不亚于西关大屋。一个传统守旧,一个新派洋气,各有各的韵味。
1909年,美国基督教选定东山为传教基地,在此建立东山浸信会堂(如今的基督教东山堂),上世纪30年代前后,很多军政要人和商界名流,或者国华侨纷纷聚集东山,逐渐形成了广州“贵在东山”的独特地域文化。
不过,彼时之“东山”,其实得名于明代的“东山寺”,位于广州市中心地带,大概从现在的基督教东山堂到东山湖公园,以及东山口地铁站一带。
而东山最“小清新”的地方,莫过于培正路一带,两旁有简园、明园、慎园等历史明园。
意大利批荡、绿瓦黄墙,吸引许多摄影爱好者在这里驻足拍摄,是小清新文艺爱好者的必去地。
这里的道路很窄,却干净得十分舒服,十分适合散步。偶尔有车经过,通常是自行车与公交车。
自民国初年起,东山就成了广州城政治、军事、文化集中的地区,1923年6月12日至20日,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东山召开,是迄今中国共产党唯一在广州召开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全国代表大会。图为: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
在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对面,就是“逵园”。“东山五大侨园”逵园、隅园、春园、明园、简园之中,当属“逵园”最为有名。1922年,美国华侨马灼文兴建的这座洋楼,历经历史的洗礼,最终完整的保护下来。
由于这座洋楼与当年的中共三大会址隔街相望,因而成为当时参加中共三大代表的重要活动场所之一。
逵园建于1922年,由美国华侨马灼文所建。历经80多年,这栋高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外墙红砖依然保存完好。首层、二层的仿希腊式柱,重新进行了粉刷。
至今,逵园里还保存着当时开会的密室和完整的通风系统。
现在的逵园已经被改建成一家可以举办艺术沙龙展览的咖啡馆,一楼经常举办艺术展,在里面忙碌工作的都是一些时尚前卫的年轻设计师。
二楼则是文艺十足的咖啡馆,在此处享受下午茶,时刻能感受到一种怀旧的艺术气质。
三楼是私人艺术空间,不定期对外开放。
从逵园向南继续行走,到了尽头便是春园。春园20世纪初由美国华侨所建,宅屋坐北向南。面前是新河浦路,再往前便是绿树环抱的新河浦小河。以前,小河还可以通行机动船,涌边有个慈菇塘,可见当年这一带交通方便,周围是池塘、蕉林环绕的空旷的田园风光。 
园主人在这里建了三座小洋楼,分别是现在新河浦路的22、24、26号。这三座洋房统一的式样,楼高13.5米,每层进深19.1米,宽9.8米,颇有气派的西式风格。现在,这三座洋楼都重新经过修葺和粉刷,其中24号楼由政府进行保护和管理,另外两栋分别是私人使用和用作新河浦幼儿园。 
春园,曾是中共“三大”代表居住的地方。1923年6月,中共“三大”召开前夕,中共中央机关迁到广州,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出席会议的党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张太雷、蔡和森、向警予等,就住在春园24号。
随着时间推移,许多历史建筑已经发生了变化,东山别墅区内的指示牌还是清晰地标注了各个历史建筑的方向。 跟随指示牌来到简园,建成之初,这座洋房高三层,前花园有喷泉花圃,围墙上部以绿釉陶竹筒装饰,券拱式门楼上端是飘出的阳台。首层门廊入口处,还立着一对威严的宫廷式狮子,颇有中西合璧的韵味。目前,简园还在围闭修缮,不对外开放。
简园的斜对面便是明园。明园在建成之初,是两幢风格相同的三层红砖楼房,中间入口为罗马柱式门廊。明园环境幽静、绿树遮阳、清爽宜人,环绕着的是一片竹林。现在,明园的围墙大门依然保存着,但原来的红砖楼,被一栋白色的新房子完全阻挡。
不过,东山洋房的整体风貌算是保存下来了,到处透露出“民国小资”的气质。恬静的午后,在洋房的阳台上懒洋洋地“叹”杯咖啡,仿佛“穿越”到了当年华侨富商的浮华岁月。
不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喜欢这里,许多路过的人都喜欢,天气好的时候,静静地在这里漫步,就是一种享受。
民国时期建造的这些旧房子,因多为华侨兴建,有一种东西混搭的独特风格,它们一般单家独院,高两三层,红砖清水墙,具有典雅的西式风格的柱廊。
这些房子新旧程度不一,有的略显陈旧,斑驳的外墙无语话沧桑;有的则经过一番修葺和翻新,窗户宽大明亮,雪白的纱帘翻飞,别具韵味。
居住在洋房中的主人们,大多生活条件优越,深受西方文化影响,一杯红茶、一个壁炉、一栋洋房,这是他们生活写照。
当时,在此建宅的军政界知名人士还有林翼中、孙科、林逸民、陈庆云等20多位国民政府军政要员。国民党高级将领余汉谋在保安后街建了楼房三座,在百子路建两层楼房一座。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李汉魂在新河浦路建了一座三层楼房。国民党高官胡汉民在达道路、当时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在烟墩路均有住宅。连一向在外省的军阀阎锡山、于右任也曾经在东山居住。
而当年真正在这里生活的年轻人,被老广州人称作“东山少爷”,在当时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有钱仔”。如今,作为地名的“东山区”已经消失,在现代的称谓中亦鲜有使用“少爷”一词,但如果某天在东山散步,偶尔见到一位上了年纪又衣着讲究的老伯,会不会就是当年的“少爷仔”呢?
1
“搜城记”之东山洋房

广州东山新河浦路、恤孤院路一带,清静而整洁。马路不宽,两边却生长着葱郁的古木。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掩映其间的一栋栋洋房民居楼。这一片洋房,便是上个世纪达官贵人、华侨商富的居住地。本期凤凰粤视野“搜城记”栏目组走近东山洋房,感受这个城市急速跳动的脉搏。

“西关小姐,东山少爷”,多年以来,东山洋房的美誉度并不亚于西关大屋。一个传统守旧,一个新派洋气,各有各的韵味。然而早在百年前,这东山别墅区尚为东门外一片水田万顷、茅舍稀疏的城郊乡村。直到二十世纪初,一群一群美国传教士到来,从海外归来的侨胞,在昔日的郊野建起一批西式住宅;接着,高官显贵、军政要员,也纷纷来这里大兴土木,结庐营宅。一时间,“东山洋房”如雨后春笋般矗立,形成与“西关大屋”迥异的独特景观。今天,这里的旧建筑群已经成为了广州市著名的人文历史景观。

民国时期建造的这些旧房子,因多为华侨兴建,有一种东西混搭的独特风格,它们一般单家独院,高两三层,红砖清水墙,具有典雅的西式风格的柱廊。这些房子新旧程度不一,有的略显陈旧,斑驳的外墙无语话沧桑;有的则经过一番修葺和翻新,窗户宽大明亮,雪白的纱帘翻飞,别具韵味。

恬静的午后,在洋房的阳台上懒洋洋地“叹”杯咖啡,仿佛“穿越”到了当年华侨富商的浮华岁月。不仅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喜欢这里,许多路过的人都喜欢,天气好的时候,静静地在这里漫步,就是一种享受。

当时,在此建宅的军政界知名人士还有林翼中、孙科、林逸民、陈庆云等20多位国民政府军政要员。国民党高级将领余汉谋在保安后街建了楼房三座,在百子路建两层楼房一座。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李汉魂在新河浦路建了一座三层楼房。国民党高官胡汉民在达道路、当时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在烟墩路均有住宅。连一向在外省的军阀阎锡山、于右任也曾经在东山居住。

除此之外,这里还曾先后居住过多位国共两党的风云人物,如曾在春园居住的毛泽东、陈独秀、李大钊、张太雷、罗章龙等,曾居住在可园的廖仲恺,居住在简园的国民政府主席谭延。

居住在洋房中的主人们,大多生活条件优越,深受西方文化影响,一杯红茶、一个壁炉、一栋洋房,这是他们生活写照。而当年真正在这里生活的年轻人,被老广州人称作“东山少爷”,指的是洋房主人华侨富商们的子弟,在当时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有钱仔”。

如今,作为地名的“东山区”已经消失,在现代的称谓中亦鲜有使用“少爷”一词,但如果某天在东山散步,偶尔见到一位上了年纪又衣着讲究的老伯,会不会就是当年的“少爷仔”呢?

资料来源:田飞、李果《寻城记·广州》 | 南方日报《穿越东山少爷的流金岁月》 | 广州日报《广州:东山洋房 岁月如歌》、《“东山”已别“少爷”犹在》

凤凰广州出品 总监制:刘晓明 罗祥 内容监制:车园元 本期策划/编辑:叶绍明 美编/技术支持:梁丽琨 麦巧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