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能见度

5
2013.06.8

导语:近日陶瓷造假又被推上风口浪尖,有媒体报道近两个月来河北、青岛等地出现大量假冒佛山品牌的陶瓷,造假者仅花几毛钱就能将“三无”陶瓷包装成名牌出售。陶瓷行业造假乱象由来已久,“山寨”现象非常严重。造假现象已经不是某家陶企的愁事,而成为了整个陶瓷行业的危机。 [网友评论]

陶瓷造假

近年来名牌瓷砖“名不副实”纠纷屡见报端。

“傍名牌”的品牌造假泛滥成灾

陶瓷行业“傍名牌”的品牌造假并不少见,侵权的形式五花八门:使用与某同类产品品牌类似甚至相同的商标,盗用不同类产品的商标,在境外等级注册近似知名品牌……大牌陶企无一幸免。据媒体统计,目前以“蒙娜丽莎”为名的陶瓷卫浴公司,仅在香港注册的就有41家。[详细]

产品抄袭已经成为风气

行业人士表示,在目前的陶瓷卫浴行业里,没有任何一款产品能避开抄袭。1997年,东鹏“金花米黄”仿石材瓷砖一经问世便引起热捧和大批追随,一时间行业内“一片黄”;2009年,简一陶瓷推出全抛釉产品大理石瓷砖,产品入市不到3个月就被仿冒到了“满城尽是全抛釉”的地步。以上两者的遭遇并非特例,普拉提、雨花石、木纹砖等陶瓷行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都曾被疯狂模仿。自主创新的陶企一出新品立马就有仿品出现已经成为行业常态。[详细]

陶瓷业陷入行情火爆却利润低下怪圈

仿冒品在新品推出不久即大规模生产,从材质到样式几乎能乱真,加上价格低廉,严重挤压创新企业回收研发资金的空间,在损害创新企业利益的同时也拉低了新品价格。资料显示,东鹏陶瓷研发洞石耗时近三年,单是前期研发就投入逾千万远,然而产品面世不足半年就被大规模抄袭,洞石价格急降,由原来的出口均价14美元/平方米降至9美元/平方米,产品黄金寿命也从5年以上缩短至2年,让东鹏陶瓷蒙受巨大损失。此类事件在陶瓷行业频频发生,许多陶企不再轻易设计新品,产品同质化严重,从而导致行业竞争转变为价格战,使得陶瓷利润进一步下降。利润急速下降又令陶企倍感焦虑,抄袭造假行为更加疯狂。[详细]

侵权

卢祖宁:侵权现象大致分为四类, 一是采取相似或相近的商标;二是出名的品牌用在其它行业,诸如瓷砖品牌用在卫浴行业,混淆视听;三是用近似或相同文字登记为海外字号;四是委托中介注册品牌。

同质化

陶瓷产品同质化严重,价格战使得陶瓷利润进一步下降,陶企 倍感焦虑,抄袭造假行为更加疯狂。

造假如此泛滥,陶瓷产品缺乏独特性是主要原因。

陶瓷产品缺少辨识度高的防假冒标记

大部分陶瓷产品仅在花色、图案上有差异,仿冒并非难事。近日曝出的河北、青岛等地大量假冒佛山名牌陶瓷,据报道仅需0.6-0.8元的成本换个包装,“三无”劣质产品就摇身一变为名牌,在市场上以高价出售。参与调查该假冒案件的负责人称,经过调查佛山多家陶企发现,瓷砖本身标记不具备防假冒的能力,包装上也没有任何暗记。[详细]

技术含量低 瓷砖新品配方易被识破

陶瓷产品的原料一般以高岭土、石灰石、长石等为主,业内对其成分都很熟悉。“比如洞石,如果要仿制,只要找一块洞石的样本,就可以检测出洞石发泡料的主要成分,轻而易举地复制出一模一样的洞石产品。”某资深陶卫工程师这样说道。因此,从技术上而言陶瓷造假也无难度。有些仿冒品甚至从外观到质量都与正品几乎完全相似。[详细]

陶企不重视技术研发 引起抄袭造假恶性循环

技术薄弱源于陶企对技术研发的不重视,这又是一个恶性循环。业内有这样的说法:“陶瓷卫浴领域内的技术创新,像层纸一样。在佛山陶企提交的专利申请中,70%~80%都是外观专利,涉及核心技术的不足10%,显示出陶企对核心技术的冷淡态度。投入资金动辄百万元上千万元,风险高、周期长,许多企业宁可花区区几十万元“偷”技术,用低廉的成本仿冒别人的产品。而重外观而不重技术又使得造假的门槛大大降低,导致市场上假货遍地。[详细]

洞石

媒体考察发现,将东鹏的洞石与市场上其他洞石产品对比,如果不看产品上的企业LOGO,很难辨别哪个是东鹏正品洞石。

面对造假乱象,许多陶企都曾作出抗争。然而打假维权成本之高,让陶企沦落到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

陶瓷打假:投入一头牛,收来一只鸡

有人用“投入一头牛,收来一只鸡”形容陶瓷打假。小企业、小作坊大量涌现,造假行为防不胜防,正牌企业打假要耗掉大量的时间金钱,结果却经常得不偿失,有些企业花费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调查造假企业、收集证据,用掉大量时间精力,就算打赢了官司,得到赔偿也不抵打假成本,有的甚至只得几千元赔偿。佛山蒙娜丽莎在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同名品牌,它和其中一家打了将近十年的侵权官司,然而直至目前都没有明确结果。[详细]

造假企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能打赢侵权官司已属不易,但这还不是最终胜利。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某负责人对媒体表示,香港马可波罗卫浴一直仿冒他们的网站,早在2009年他们已经告对方侵权,官司打赢了,但对方还是一直假借广东马可波罗陶瓷的名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打不倒的造假者让陶企无可奈何,更令许多企业笃定了“高成本打假不值”的想法。而且产品在市场上的寿命是有限的,但打假往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陶企花时间金钱维权成功,涉事新品或许已经过时了。以至于有些龙头企业认为,自己只要能永远比模仿者领先就可以了。[详细]

陶企看造假:“隐忍”或者“合污”

“伤不起”的陶企面对造假乱象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同流合污”。目前“山寨”陶企虽然生产水平低下,但是规模巨大,从小草长成大树,想拔掉已非易事。有行业资深人士透露“大家都在干这事”,被侵权陶企不是不愿查,而是查不出:“内鬼太多,如果不是内外勾结,仿冒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中国陶瓷产业信息中心主任尹虹指出,造假抄袭已经发展成为行业常态,大部分企业都脱不了干系。“自己都不干净,又怎么好冠冕堂皇地出来打假维权?”[详细]

陶瓷打假

正牌企业耗掉大量时间金钱打假,造假企业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乱象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是谁的无作为导致了这一场行业灾难?

陶企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

谈及造假乱象责任所在,陶企首当其冲。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的卢祖宁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四五年前陶瓷商标侵权现象开始出现,当时打击不到位,导致现在开始出现全国范围内的严重侵权。陶企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2012年法院对佛山400多家陶企进行调查,发现有超过90%的企业没有简历知识产权内部管理制度;十强陶企中,有将近50%的企业找不到知识产权管理人员,有些董事甚至不知道“知识产权”为何物。[详细]

陶企不注重维护品牌

佛山陶瓷行业协会发布的《侵权问题调研报告》指出,部分企业品牌维护意识不高,维权预算低、打假力量小以及“重培养不重维护”心理的共同作用,陶企品牌检测不足,管理程序不完善,导致业内很少有典型范例意义的陶企维权案,向业界传达宣示、震慑力微弱,仿冒侵权屡禁不止。因此有观点认为,陶企不仅要增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注册企业、产品商标,还要加强宣传,让消费者对正牌品牌有清晰认识,区分不同商品。[详细]

政府惩处软弱纵容造假

造假企业“春风吹又生”的局面暴露出政府部门在惩处方面的无能,造假成本之低廉不仅在于产品投入少,还在于其违法所面临的法律成本低。“花十几万元打假仅获赔几千元”不仅让维权企业心灰意冷,也纵容造假企业更加猖獗。[详细]

随着造假乱象引起陶瓷行业重视,业内主张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呼声渐高,一系列利好政策出台了。

四部委新政降低维权难度及成本

3月26日,四部委联合向全国发布了《关于加强陶瓷产业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大执法监管力度,维护陶瓷行业知识产权。其中包括各地专利、商标、版权等管理部门要进一步完善针对陶瓷领域侵权假冒行为的联合执法磋商机制,强化日常执法巡查和专项整治,加大对跨地区侵权、群体侵权、反复侵权及重案要案的打击力度,对典型侵权案例进行媒体曝光等。

有陶企认为,新规将降低企业维权的难度及成本。[详细]

佛山禅城出台陶瓷产业优化提升方案

方案首要解决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媒体评论指出,政府部门将着力接通企业与维权单位之间的管道,帮助企业敢于维权;同时,支持陶瓷行业协会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作用,让仿冒付出应有代价,让仿冒者不能见容于行业。[详细]

陶瓷业还不能放松警惕

这些利好政策的出台并不能让业内人士彻底放心。许多观点认为关键点在于政策的执行上。新政出台为陶瓷行业知识产权保护带来新机遇,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行业健康发展,但前提必须是执法要坚决、到位、全面,否则多少利好新政出台也不过是一纸空文。

尹虹则认为,一两个政策的出台有利影响是有限的,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陶瓷行业造假乱象。要想改变现状,需要的是政府机构、行业协会、企业等多方共同努力。[详细]

打假政策

尹虹:根源不解决,大环境不改变,仅靠一二个政策固然能产生积极有利的影响,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陶瓷行业遭受侵权假冒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