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凤凰广州《凤凰粤视野》栏目将带大家走进旧时广州百年老字号汇聚的交通地带:行遍充满奇珍古玩的大新路,因水而兴的皮革集散地濠畔街,黄飞鸿在此看守的“三栏”一德路,以铜铁制器闻名的大德路,以及集广州地道特质于一身的海珠南路,寻找不一样的老广记忆。 广州,一座传承数千年的城市,其变革发展之路上留下了系列独有的符号与气息,其中最容易被忽略或遗忘的,就是我们每天走过而似乎千篇一律的——路。若将这些符号汇集一处细细品味,你会发现这才是城市里最美的一道风景。图为:运送货物的自行车从骑楼前驶过。
一德路骑楼下,是条延续了百年的海味集市街,每天来这里进行买卖的商客多不胜数。
                              店员将整箱的干货进行分类包装,方便街坊小量购买。
大部分的海味干货都会摆放在档口内侧,而老板通常会在档口前作者等待,或做点细活,一有买主上门又立马起身,商定价格。
天主教广州教区最宏伟的广州石室圣心大教堂坐落在一德路,门前的广场成为了干货铺装卸货的宝地。
                     店家也会亲手打造一些简易货架,以架起货物,避免因与潮湿地面接触而导致发霉。
                           在一德路骑楼中间,总会看到仓库与旧住宅混合的小巷,甚至有店家干脆将门店开在小巷里,等客人主动上门购买。
 大新路与一德路相邻,明朝末年以前大新路一带是山货与茶叶的集散地,因此也被称为山茶巷。图为:一德路十字路口。
在西方影像技术普及之前,广州城大街小巷遍布着瓷相铺。瓷相画最早是将画像烧制在瓷片上,永不褪色。后随着西方影像技术的普及,瓷相画逐渐没落。如今大新街只剩下零星几件瓷像铺,顾客也寥寥无几。
清代开始这里曾是手工一条街,沿街开设了无数的玉器珠宝,象牙雕刻,鼓师乐器,炭画瓷相等手工艺商号。如今很多旧店铺已不见踪影,当年的乐器街如今开设了不少琴行。
小时候的广州并没有那么多理发铺,许多人的头发都是交由巷子里的民间理发师来完成,广州人称之为“飞发佬”。小编当年保持了十多年的小平头,都是由“飞发佬”修剪的,如今在大新街重新看到这一幕,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大新路262号有一间扎狮子头的百年老号,店内面积不大,但摆满了各种狮头狮鼓。
                     濠畔街也是大新街的邻道,曾经是一条因水而兴的繁华街肆,如今成为皮革制品的专业街。
                            老人坐在皮革堆的缝隙中悠闲地看着报纸。
鸦片战争期间,濠畔街大片的商号被毁,其金融中心地位从此被毁。如今的濠畔街,更多的身份是一条住宅街。
 濠畔街的旧楼房上依然挂着七八十年代的安全标语。
                     旧时广州许多补锅专业户会骑着这样的自行车,在小巷里吆喝,然后街坊就会拿出穿孔的铁锅出来让他补,如今以补锅为业的人几乎绝迹。
                      濠畔街的皮革业有百年之久的技术积累,许多外地商户都会到这里寻求皮革问题的解决方案。
                        这里的皮革制品无处不在,皮革早已融入了居民的生活。
                         如今的濠畔街被夹在秘籍的旧楼房之中,两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皮革制品,整条街被一股浓烈的皮革味道所覆盖。
                         不时有在附近居住的孩子在此追逐嬉戏,丝毫不受皮革气味的影响,也许,这才是他们童年中最重要的气息。
在广州,凡是从事五金行业的人都会知道大德路,因为它的“五金业”已经存在了百年之久。图为:大德路一五金店主在店铺前修理零件。
                      
鸦片战争以前,广州所有经营五金行业的商号五分大小统一称为“铜铁店”。当时的铜铁店通常是前店打开门做生意,后店开炉打铁锻造器具,当时锻造的器具以农具和生活用具为主,包括铜盆,菜刀,镰刀,剪刀,锄头,门环,门插等。图为:小巷中发现的一辆旧式自行车。
清朝广州作为中国第一大港,买卖交易无时不在进行。为了让这里的商业活动在各种复杂环境下都能进行,精明的广州人修建了这种既能遮风挡雨,有能居住商人的骑楼。
在广州骑楼之下,最常见的就是整齐摆放的海味干货。
                                                                                                  这些风物景致或许不可能被列入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他们却真实延续着老广州的历史,让我们得以领略老广州曾经的风味。一德路西段骑楼后虽经过翻新却已非原貌,小编向当地的居民打探有关“海味巷”的历史时,甚至一些久居此地的老人也无法记起。图为:一德路海味街。
1
重走城市路之寻找广州百年老铺

本期凤凰广州《凤凰粤视野》栏目将带大家走进旧时广州百年老字号汇聚的交通地带,行遍充满奇珍古玩的大新路,因水而兴的皮革集散地濠畔街,黄飞鸿在此看守的“三栏”一德路,以铜铁制器闻名的大德路,以及集广州地道特质于一身的海珠南路,寻找不一样的老广记忆。

广州,一座传承数千年的城市,其变革发展之路上留下了系列独有的符号与气息,其中最容易被忽略或遗忘的,就是我们每天走过而似乎千篇一律的——路。若将这些符号汇集一处细细品味,你会发现这才是城市里最美的一道风景。

【一德路】

从地铁六号线海珠广场站B1口出来,就是延续了百年海味集市的一德路,起初你并不会觉得这条道路与其他的有何不同,但随着往西边道路深处推进,两边的骑楼带映入眼帘时,你才能领略当年东南亚最大鲍参翅肚海味集散地的魅力,但它的传奇却不仅如此。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大多数的中国人还在小心盘算这每月开支时,广州一德路却几乎每天上演着一夜致富的传奇。鲍参翅肚,黄花木耳,干贝鱿鱼,这些或名贵或廉价的海味干货成就了新中国的首批万元户,一德路一带也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海味干果批发市场。

清朝末年,一德路以“三栏”(即渔栏,果栏,菜栏)而闻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三栏的武术总教头就是大名鼎鼎的黄飞鸿。当时“三栏”是主要的海味干果蔬菜集散地,也是当地人员密集的闹市,时有小混混滋惹生事,为强身健体及应对突发事件,三栏众商户便合计邀请颇有名气的黄飞鸿师傅担任武术总教头,指导三栏的青年学习武术。

1920年,三栏北的外城被推平,一德路西段骑楼后虽经过翻新却已非原貌,小编向当地的居民打探有关“海味巷”的历史时,甚至一些久居此地的老人也无法记起。

【海珠南路】

海珠南路与一德路相交,这里有广州最地道的风景——风雨骑楼。清朝广州作为中国第一大港,“一分钟几百万上下”,买卖交易无时不在进行。为了让这里的商业活动在各种复杂环境下都能进行,精明的广州人修建了这种既能遮风挡雨,有能居住商人的骑楼。这些骑楼栋栋相连,方便商铺聚集,一层设置档口对方货物,靠近马路的地方镂空廊道供行人通行,保证在烈日暴雨的环境下也不会妨碍买卖。

海珠南路的骑楼街虽然只有百余米长,但檐廊下的景致却别有一番风味:各种海味干货整整齐齐摆放在档口内侧,而老板通常会在档口前放一小木桌,几条长凳,桌上摆一壶茶,几个杯子,与三两员工邻居围坐在一起品茶聊天,一有买主上门又立马起身,商定价格。 这些风物景致或许不可能被列入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他们却真实延续着老广州的历史,让我们得以领略老广州曾经的风味。

【大新路】

大新路与一德路相邻,明朝末年以前这条路是山货与茶叶的集散地,因此被称为山茶巷。清代开始,这里成为了手工制品一条街,旧时的大新街乃用六排条石铺设,沿街开设了无数的玉器珠宝,象牙雕刻,鼓师乐器,炭画瓷相等手工艺商号。当时清人在《广州杂咏》中感叹:“珍奇多聚大新街,翡翠明珠次第排”。

1931年后,大新街继续拓宽,升级为马路,两旁的铺房变成了更先进的骑楼。许多旧时的手工牌匾也换成了如今电脑制作的招牌,随着时代的发展,大部分旧时的手工铺也逐渐演变成如今能看到的照相铺,琴行等,唯独还剩下几间经营醒狮,瓷相的百年老铺然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昔日手工艺术繁盛的旧时光。

【濠畔街】

濠畔街在大德路与大新路之间。早在过去七八百年间,这里曾是一条因水而兴的繁华街肆,明末清初屈大均在《广东新语•卷十七》中说:“广州濠水,自东西水关而入,逶迤城南,迳归德门外。北城旧有平康十里,南临濠水,朱楼画榭,连属不断,皆优伶小唱所居……其地名濠畔街,当盛平时,香珠犀象如山,花鸟如海,过于秦淮数倍,今皆不可问矣!”

清乾隆嘉庆年间,晋商,徽商,浙商,苏商以及山峡帮、湖广帮等各省商帮齐聚濠畔街开设商号,其中经营票号业的山西商人实力最雄厚,据说接上大多票号都为晋商所建,濠畔街也因票号云集而成为当时广州城的商业金融中心。

鸦片战争期间,濠畔街大片的商号被毁,其金融中心地位从此被毁。等到清末明初时,濠畔街再度兴起,成为整个广府最著名的鼓乐以及皮革制品的专业街肆。如今的濠畔街被夹在秘籍的旧楼房之中,两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皮革制品,整条街被一股浓烈的皮革味道所覆盖,不时有在附近居住的孩子在此追逐嬉戏,丝毫不受皮革气味的影响,也许,这才是他们童年中最重要的气息。

【大德路】

大德路位于海珠中路与海珠南路交界。在广州,凡是从事五金行业的人都会知道大德路,因为它的“五金业”已经存在了百年之久。

鸦片战争以前,广州所有经营五金行业的商号五分大小统一称为“铜铁店”。当时的铜铁店通常是前店打开门做生意,后店开炉打铁锻造器具,当时锻造的器具以农具和生活用具为主,包括铜盆,菜刀,镰刀,剪刀,锄头,门环,门插等。

鸦片战争后,国外商人纷纷在此开设洋行,他们铸造了许多造型精美,使用方便的五金制品,大大冲击了传统的五金市场。但精明的广州五金商户并没有就此放弃,反而认真研究西方五金技术,模仿并结合中国传统锻造技术创造出一系列更为精致的五金制品。如当时享有盛名的“何九记鞋钳”、“太和记钢铲”等,不仅外地的商客慕名而来,就连在东南亚诸国也少有名气。

如今的大德路已经看不到手工打造的铜铁器,只有一条专营五金制品的专业街市,但在水泥粉刷一新的骑楼之下,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古老的铜铁符号分布在窗额或者廊梁上,见证着这条百年的铜铁街,昔日在熊熊烈火之中迸发的金火之声,也仿佛在耳边,萦绕不息。

参考资料:田飞、李果《寻城记•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