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91岁公公告67岁儿媳 争百岁“自梳女”财产?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91岁公公告67岁儿媳争百岁“自梳女”财产?好好的一家人,却因一本存折分成两派:一边是91岁的老人状告67岁的儿媳,称她一直拿着自己104岁自梳女姐姐的存折拒绝交出,侵

原标题:91岁公公告67岁儿媳 争百岁“自梳女”财产?

好好的一家人,却因一本存折分成两派:一边是91岁的老人状告67岁的儿媳,称她一直拿着自己104岁自梳女姐姐的存折拒绝交出,侵吞里面32万元的款项;而另一边则是儿媳大吐苦水,称她之所以不愿交出存折,是担心有人觊觎里面的征地补偿款。这起案件最终以双方调解,儿媳交出存折告终。不过,虽然官司了结了,但这名现在正在医院留医的百岁老人今后何去何从,目前还是未知数。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艺明、马俊贤

原告:104岁薛珍(由91岁薛峰代理)

被告:64岁李玉(薛峰儿媳妇)

事由:32万元存折的处置问题

“版本”一:她侵吞104岁姑姑财产?

今年4月,67岁的李玉(化名)家里收到了一张法院传票。她打开信封,发现状告她的人竟是自己的公公。究竟所为何事,91岁高龄的公公薛峰(化名)要一纸诉状将儿媳告上法庭?这一切,要从一本存折说起。

起诉状中,原告本是薛珍(化名)。因104岁的薛珍年事已高且患有重度痴呆,今年3月她的弟弟薛峰申请成为薛珍的监护人,并以此将李玉告上了法庭。

在起诉状中,薛峰力陈李玉通过隐瞒真相、欺骗等方式,擅自挪用、侵吞薛珍的财产。薛峰称,薛珍是“自梳女”,终身未嫁。从2002年开始,薛珍因生活无法自理搬到薛峰家居住。她的包括房产、存折在内的资产由薛峰的大儿子也就是李玉的丈夫保管。他们约定,若薛珍需要用钱就从存款内支出,除此之外不得挪用,而薛珍的起居饮食由薛峰及其他子女负责。

2010年10月左右,李玉的丈夫因故去世,李玉没有归还存折。到了2016年年初,薛珍身体越来越差、记忆力严重衰退且行动非常不便,薛峰就提出将她送到养老院并要求李玉公布她的收支情况,交还存折及相关证件。但是,李玉没有答应。

薛峰表示,后来薛珍的外甥以2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薛珍的房屋。此外,近年薛珍的分红增多再加上卖房款,应该有不菲的收入。后来他调查发现,李玉先后从薛珍的活期账户、定期账户提出320171.8元。此外,在薛珍名下的土地补偿款还有17万元左右,因为此事纠纷而暂时被冻结,没有划入其账户。

薛峰及其他亲属怀疑李玉侵吞薛珍的财产,为避免薛珍晚年老无所依,他将李玉告上法庭,要求李玉返还相应的款项及利息。

“版本”二:补偿款引觊觎?

而对于薛峰的指控,李玉和儿子阿标显得愤愤不平。

李玉说,存折并非她从丈夫那私自拿过来的,当初由她掌管存折,是薛珍自己决定的,她很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8年3月19日。她说,之前存折是由她公公保管的,但因为薛珍患过眼疾,李玉为她出钱出力治病,薛珍对她非常信任,于是交由李玉保管。当时薛峰也在场,并没有表示异议。李玉说,薛珍将存折给她时,神志非常清醒,并含泪指明这笔钱是“归老专用,不死就不能给别人”。

在交接时,薛珍的存折内有2.5万元,加上薛珍自己的现金1.25万元以及薛峰代保管的1.8万元,她将约5.5万元的款项全部存入定期。此后,薛珍存折内的分红款存到一定数额时,李玉就将它转存定期,利息每年返还给薛珍。李玉说,有部分定期是用自己的名字开户的,这是为了方便管理,也不用让老人本人跑来跑去。

李玉向记者出示了一本厚厚的账本。她说,这么多年来,薛珍所有的支出,她都会用账本记录下来。在薛珍入住老人院前,确实经常去薛峰家住,她也会每年在存折内支出几千到上万元给薛峰作为薛珍的生活费,每一笔都有收据作证。

2016年,薛珍的存折有两笔非常大额的入账:一笔是2月4日他们位于三山的村里的征地补偿款5万元;一笔是8月24日薛珍的20万元卖房款。至此,薛珍的钱一共有32万元左右。而也在这一年的9月22日前后,李玉就开始听说薛峰和他的两个儿子去三山亦东经济社,询问接下来薛珍的征地补偿款怎么分配。同年的10月份,薛峰的两个儿子就开始问她要回存折,双方还差点因此而打架。

“我不愿将存折还给他们,是因为我希望这笔钱能够真正用到老人的养老上,我要让老人觉得将钱交托给我没有看错人,而我自己也问心无愧。”李玉说。

[责任编辑:潘安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