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二胎”放开产妇激增近一倍 产房护士精神压力更大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22楼的产房护士二孩产妇数量大增 危急重症多了 护士绷紧弦高强度工作是常态22楼,不仅住着《欢乐颂》里的“五美”,也忙碌着一群“白衣天使”,她们

原标题:22楼的产房护士

二孩产妇数量大增 危急重症多了 护士绷紧弦高强度工作是常态

江志潇

江志潇和同事在产房。

22楼,不仅住着《欢乐颂》里的“五美”,也忙碌着一群“白衣天使”,她们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产房的护士。

“在产房,谁要是拖拖拉拉慢一点,我要拿着鞭子赶的。”护士长江志潇行事风风火火。7时40分来到产科,麻利地换上工作服,她立刻进入工作状态:回顾前一日的工作、评估当天的工作量与人力安排、督导交接班。手下的护士们则认真地交接产妇的情况、测量生命体征、评估宫缩、检查宫口……22楼产房火力全开,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从产妇进入先兆临产状态,到婴儿呱呱坠地,护士要全程守护。二孩放开后,医院每日接纳的产妇数量激增,危急重症也增加不少,这让22楼的护士们愈感任重道远。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诗蓝杨逸男通讯员朱素颖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甫一进入江志潇工作了六年多的产房,记者只看见产前区的每个房间都已满床;一眼看到底的走廊上,密密麻麻都是加床;护士站对面,甚至坐着一排连床都没有的孕妇,只能“加凳”。产房里,待产的孕妇已睡到了“车床”上,随时准备进入手术室。

自2016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以来,这样拥挤而繁忙的情况,在产科早已是常态。

产妇激增近一倍

江志潇记得,以前产科每月会迎来100至110个产妇。2016年上半年,产妇数量开始激增,最繁忙时一个月接纳数接近200个孕妇。产房护士在面对激增的工作量时,有段时间又有三名同事同时怀孕,这让在岗的护士只有9人,她们每周需要高强度工作50多个小时。

和别的病房不同,产房护士总是会被夜半铃声叫醒,很多产妇在夜晚到达临产状态,一旦产房留守的护士人手不足或者碰上紧急手术,在家休息的护士,只得半夜翻身下床赶到医院。

江志潇还没有生孩子,但家有小孩的同事就不一样了。一次,因孩子发烧,一位护士只好晚上在医院熬夜为孩子挂水,第二天继续上班,熬得双眼通红。

忙碌若此,还是常有其他科室的护士羡慕她们——毕竟这是一个“迎接新生”的职业,充满喜悦。

但江志潇不以为然。“心里时刻绷着一根弦,不敢松。最害怕听到产妇的叫声。”22楼的产房里,只要产妇撕心裂肺的叫声一响起,护士们就如临大敌,哗啦啦地冲向房间。

“在产科,不出事没什么,一出事就是大事。”江志潇清楚得很。

精神压力更大了

二胎妈妈多为三十多岁,江志潇和同事也接待过四十多岁的高龄产妇。相比头胎的年轻产妇,妊娠期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等并发症在高龄妈妈中更为常见。有时,江志潇甚至来不及将产妇转移到相隔不足十米的手术间,就要当机立断地在产床实施手术。

此外,江志潇和护士们会因为产妇产程太快而频频受到“惊吓”。一般而言,头胎产妇的宫口从3厘米扩张到10厘米,平均需要6至8小时;但二胎产妇的宫口扩张却很快。一次,一名护士刚给一个产妇检查完宫口,才开到3厘米,一个转身的时间,发现胎儿的头已经快出来了,这名护士吓得不轻。

“这真不是笑话。”江志潇不由地瞪大了眼睛,“二胎后我们的精神压力更大了。”

做护士多年的江志潇希望产妇的一切身体状况都在掌控和检测之内,但意料之外、措手不及的情况仍然会让她心惊胆战,有时眼睁睁看着胎死腹中却回天乏术。

两个月前,一位由外院转来的产妇就让江志潇惋惜不已。她才三十岁,已怀上了第三胎,恰好还是双胞胎,这让家里人十分欣喜。然而自以为“经验丰富”的产妇忽略了定期产检,直到一日,她突然口鼻流血,一去医院检查才发现,自己是患上了病死率高达60%的急性脂肪肝,而此时,腹中婴儿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虽然立刻转入她们医院,但终因就诊太迟、病情发展太快,依然没有挽救回她的生命。

[责任编辑:潘安生]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