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8岁女儿患重病 汕头农家举步艰


来源:新快报

曾亚妹说,从女儿的住院押金到现在需要的化疗费,每一笔钱,都是她和丈夫四处筹借而来。“我拿着新快报报道找到这位欧阳姓乡亲的单位后,他看到了报道,马上通过他的朋友圈发布了我需要帮助的消息。

泽君的精神状态很好,她有决心战胜疾病。

曾亚妹还不到40岁,已经有了五个孩子。为了生存,她和丈夫卖力打工,但所得也仅够维持一家人温饱。去年年底,排行老三的8岁女儿林泽君突然检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对这个生活在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的农村家庭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女儿住院后,曾亚妹不得不辞掉工作来广州陪护,高额的医疗费使得她们的每一天都过得如坐针毡。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严蓉李斯璐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王飞

家务“小能手”检出白血病

泽君肤色白皙,五官清秀。她并不怕生,很愿意与人交流。“这个闹钟,时间定在8点20,正好是学校的早操时间。”她揪起身上的橙色T恤,指着上边一个时钟图案告诉记者,在医院这段时间,很少有机会去外边活动。“在这里,8点20肯定在打针。”泽君撇撇嘴,瞪圆眼睛做了个鬼脸。

曾亚妹有5个孩子,泽君排行老三。“这孩子特别懂事,有空就帮我做家务,很能干。”曾亚妹拍拍女儿的头,泽君有点害羞,嘻嘻笑起来。

妈妈说,2016年年底,家务“小能手”突然“变懒”了,放学回家不再帮妈妈择菜烧水,坐在凳子上就不想起来。“很反常,脸色也不好。”曾亚妹仔细观察过女儿,发现一向乖巧的泽君,那几天跟亲友见面连个招呼都懒得打。曾亚妹觉得不对劲,带泽君去医院检查,她当时最怀疑的是,女儿肠胃有问题,吃得少没力气,所以精神萎靡。

谁能想到,在血常规检查报告中,医生发现了大问题。“医生说她的血常规很几项异常,可能是血液病,建议我们去广州确诊。”曾亚妹不敢耽搁,马上带小泽君来到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在这里,泽君最终被确诊患有急性粒细胞白血病,需要进行化疗治疗。

第一期化疗已超10万

家中孩子众多,泽君爸爸林永顺常年在汕头打工,每年只在春节回家。曾亚妹留在家照顾孩子,见缝插针地找空闲做手工,赚点钱补贴家用。夫妻俩每月的收入不超过5000元,这些钱足够孩子们吃饱穿暖,有书读,他们很满足。

“以前真没想过存钱,也存不住。只觉得我们能努力打工,日子就能过得去。”孩子突然重病,让林家看似稳定的生活瞬间粉碎。

曾亚妹说,从女儿的住院押金到现在需要的化疗费,每一笔钱,都是她和丈夫四处筹借而来。“还做过网络上的众筹,是好心病友帮忙教我们的”。

泽君的化疗刚刚开始,第一期都未完成,花费已经超过10万元。“花钱的速度比借钱快很多倍,接下来还有三个疗程,不知道该怎么办。”曾亚妹说,家里的亲戚朋友,能上门的,能打电话的,他们一个也没有放过。

但时至如今,已到借无可借的地步。

老家的孩子“自己撑一撑”

泽君住院后,林永顺也从打工地赶来广州,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中断了。平常,夫妻俩轮流做看护和煮饭的工作,因为护理得当,泽君的精神状态非常好。

提起老家四个孩子,曾亚妹悲从中来,“都留在老家,托付给老人照顾。”她抹着泪说,孩子爸爸已经没了工资,没钱寄回去给那几个孩子和老人,“只能靠他们自己撑一撑。”唯一让曾亚妹欣慰的是,小泽君到目前为止化疗过程还算顺利,并未出现任何感染情况。

“只要撑过四个疗程,孩子就能得救了!现在才刚走了第一步,我们知道以后的路会更艰难,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放弃。”曾亚妹看着女儿,潸然泪下。

[责任编辑:廖广宇]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