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献学者王贵忱保存整理一大批珍贵岭南文献


来源:广州日报

文献学者王贵忱保存整理一大批珍贵岭南文献 并参与编撰新编《广州市志》近年来,广州开展《广州大典》编撰工作,当中亦有王贵忱的一份功劳。这批文献古籍成为中国钱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

原文标题:情迷古文献 治学一甲子

文献学者王贵忱保存整理一大批珍贵岭南文献并参与编撰新编《广州市志》

王贵忱

王贵忱收藏的一些书籍。

屋中及房间摆满书柜,柜中陈列各种古籍著述,这里就是文献学者王贵忱的家。生于1928年、年近90岁的王贵忱表达能力虽不复以往,但依然头脑清醒,常于书堆中翻阅文献。

2001年,第二枚“广东文化人物”纯金奖章由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颁予王贵忱。王贵忱出生于东北铁岭,1949年随南下大军进入广州城后,便在广东落地生根,至今已有六十余年。

六十年来,王贵忱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回馈岭南大地——致力于岭南地方文化的保护、整理和研究,弘扬岭南文化。特别是在岭南地方文献方面,他不遗余力地搜罗古籍,勤于研究,保存和整理了一大批珍贵的岭南文献。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罗桦琳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邵权达

因《广东新语》情系岭南文化

王贵忱与岭南文化“结缘”,还要从他1949年随军南下广州说起。来到一片陌生的土地,他对一切都充满好奇。这时,他想到,古代为官者每到一处,往往从历史着手,学习地方志,自己为何不从岭南这片土地的历史开始呢?

王贵忱到广州后读的第一本书,是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撰写的《广东新语》,正是这本书,让王贵忱与岭南文化结下缘分,也为他后来研究屈大均的文献埋下铺垫。

后来,王贵忱慢慢了解到,屈大均是有影响的文人,民间流传着他的各种选本,自己看的版本是民国年间印的,于是他又去追求其他“好版本”。

要得好版本,就要下功夫去淘,王贵忱自此爱上了搜寻古籍。只要有时间,他就跑去广州市文德路,在成行成市的古籍街中寻宝。王贵忱常在那里一待就是一整天,找历史书、古版本,尽管当时没有明确的目标,但他已视这些书为珍宝。

经过多年的自学和研究,王贵忱在古文献领域的积淀越来越深。1978年,他被调至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后改名“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当副馆长,他立即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工作上手很快。

以研究反哺岭南大地

1986年,时任广东省博物馆副馆长的王贵忱调到广州市地方志编撰委员会任副主任兼办公室负责人。当时,广州志失修已有一百余年,要拾起此任务非常困难。王贵忱一方面着手组建班子、培训工作人员,创立规则,另一方面还要到处搜集资料,因为修志要有依据,不能凭空想象。

1986年9月,广州第一次修志工作会议召开,王贵忱在会上做工作报告。报告回顾了我国和广东的修志传统与兴衰,并重点介绍了对新编《广州市志》的设想与布局。大到广州修志的历史沿革,以及编撰新志的意义;细到新志的涵盖年代、体例、分类、纲目、资料等具体内容,都有清晰的阐述。他们做了一系列开创性的工作,为后来的发展打下基础。

近年来,广州开展《广州大典》编撰工作,当中亦有王贵忱的一份功劳。

“业余”的钱币专家

除了文献古籍,钱币也是王老先生的一大爱好。不过,与普通的钱币收藏家不同,皆因收藏家看中的是古钱币本身的价值,而王贵忱除了收藏钱币外,更注重搜集钱币文献,他是精通“钱币学”的专家。

为何对“钱币学”着迷?原来,这与王贵忱早年的工作经历有关。在20世纪50年代初,他从部队转业,被派往汕头交通银行、建设银行担任经理。后来,恩师周叔弢告诉王贵忱,做银行工作应该把金融、货币历史吃透。由此,王贵忱开始钻研货币史、钱币学,收集文献方面的书籍。

钻研钱币学,一般人只看重钱币价值,但王贵忱看到更深层次的意义。在1984年第一期《中国钱币》杂志上,王贵忱发表了《古币著录和有关问题的探讨》,他指出,我国古代的货币丰富多彩,这些古币不仅是古代文明和货币经济发展的见证物,还是考古断代的重要资料,除了艺术价值外,具有很深的历史价值。

捐献文物化私为公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文献古籍等,王贵忱不仅自己收藏研究,也做捐赠,化私为公。1990年,王贵忱将其辗转获得的三百余片南越国时期的残瓦捐献给广东省博物馆。年事已高时,他又把自己陆续搜集的一批南越国文献资料,赠予友人,使《南越陶文录》一书得以整理出版。

1999年,其又将精心收集的600余册珍贵的中国钱币文献捐献给中国钱币博物馆。这批书多为善本,有的还是孤本,如明正德本元马端临《钱币考》、明欣赏本宋李清照《打马图经》、明秘册汇函本宋洪遵《泉志》,以及名家的钱币原拓本等。这批文献古籍成为中国钱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

[责任编辑:农秋艳]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