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 “海上丝路”在秦汉年间已见雏形


来源:广州日报

2014年3月,广州市政府召开广州海上丝绸之路史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暨申报工作动员会,申遗工作自此进入攻坚阶段。2016年5月11日,广州召开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与申遗工作会议,成立广州“海丝”史迹保护和申遗工作领导小组,由市长任组长,分管市领导任副组长。

原文标题: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海上丝路”在秦汉年间已见雏形两千年来帆影簇簇从未中断

“海上丝路”在秦汉年间已见雏形两千年来帆影簇簇从未中断

清代紫檀象牙十三行图插屏。

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王墓、南海神庙、怀圣寺光塔、清真先贤古墓、琶洲塔、赤岗塔、黄埔古港……这些遍布广州的史迹点,到底在诉说着什么样的城市记忆?非洲象牙、犀角、香料、丝绸、瓷器……这些中外奇珍的背后,又有什么样波澜壮阔的故事?其实,当我们仔细回顾广州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渊源,那扬帆通海两千年的独有传奇就一点点呈现出璀璨迷人的面容,令人难以忘怀。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秦汉

移民遍布番禺城

扬帆出海为奇珍

今日之广州是一座“移民城市”,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享受着岭南文化特有的温润。不过,你知道吗?早在2200年前的建城之初,它就已刻上了“移民城市”的印迹。

秦末,天下大乱,秦将赵佗据岭南,建南越国, 定都番禺。“番禺城”位于今中山四路一带,背靠越秀山,面朝大海(据考证,当时的“番禺城”就在海边),是名副其实的海滨城市;而“番禺城”的居民除了当年南下的秦军将士,还有被贬的官吏及其家属、逐富的商人、远嫁来此的中原女子等。这些操着中原口音的移民“临海迎风”,过上了与故乡截然不同的生活。

说实话,在“番禺城”出入的“新移民”中,有一部分的确是情非得已南下的;但也有很多人是出于自愿的。他们为什么愿意在这座当时新兴的滨海城市留下来呢?答案很简单——这里真的很有钱。

事实上,不管是秦始皇南征百越,还是后来汉武帝发兵平定南越国,很大一个原因都是盯上了这里的奇珍异宝——这些奇珍异宝不仅是财富的象征,还带有浓烈的异域风情,令人又惊又喜,欲罢不能。

那么,问题来了,“番禺城”何以如此富有呢?根据历史文献和考古发现,2000多年前的“番禺城”,已经有了一个很繁荣的“海上贸易圈”——换言之,我们今天引以为荣的“海上丝路”,彼时已见雏形。

南越国宫署遗址“宫苑区”的园林水景主要由石材构成,迥异于当时中原地区以木构为主的风格,这一建筑风格引起了学者的广泛关注。中山大学周繁文博士研究认为,其建筑形态与理念反而带有明显的“希腊化特质”,足见其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影响;而南越王墓出土的非洲象牙、来自波斯或罗马地区的凸瓣银盒、阿拉伯乳香、燃烧东南亚树脂香料的香炉以及带有两河流域风格的焊珠金花炮饰等舶来品,都是南越国开展海上贸易的有力物证。

[责任编辑:农秋艳]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