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关三代人 独做一碗面“广州西关无正宗云吞面?” 老面馆坚守阵地重新红火 不惧手艺泄露因“做面”太辛苦


来源:广州日报

1979年8月,在清平街党委和粮食部门的协助下,吴财贵终于在梯云路145号开办了一个加工生面条、云吞皮的加工厂。彼时,香港一位知名的美食家有这样一番言论,称广州已经没有正宗的云吞面了,如果想要吃到正宗的云吞面,就要来香港才能吃到。

原标题:西关三代人独做一碗面“广州西关无正宗云吞面?”

老面馆坚守阵地重新红火不惧手艺泄露因“做面”太辛苦

吴锦星在煮面

吴锦星

吴锦星做的云吞面

“吴财记”所在的大同路和隆里是一条古色古香的石板街,街边都是古朴的西关大屋。在被香港美食家评价“广州无西关正宗云吞面”时,这家老面馆依旧坚守着“西关云吞面”的“阵地”。

吴家三代人同做一碗“西关云吞面”,小店如今仍然门庭若市。吴锦云与吴锦星兄弟,作为目前面店的老板,正想着把父亲传下的产业做得更好。

已经47岁的吴锦星除了经营面店,似乎没什么其他的爱好。他说,如果非要讲点爱好的话,他只喜欢养养乌龟。

“做面是传承,谈不上喜不喜欢。”吴锦星说,能够通过做面见到多年前的老街坊,听到他们熟悉的声音,算得上他做面最大的动力。

同样的一帮人,同样地“找麻烦”。

面店马上打烊,但对方依旧在叫嚣着,就算煮面的水倒了,也要“重新烧水再煮一碗面”,否则就要赖在店里到天亮。

“你的云吞炸得太糊了”,“那不收你钱了。”

“你的牛腩怎么这么少”,“这份就当送了。”

想起以前的种种刁难,性格温和的吴锦星再也忍不住了,“之后我们就打起来了,都被送到了派出所。”吴锦星说。

多年盯守“夜班”的吴锦星,和盯守“白班”的哥哥吴锦云,如今撑起了父亲留下的产业,“这是家里传下来的,谈不上喜不喜欢,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吴锦星说。

卖面的爷爷被日军杀害了

吴锦星的爷爷是卖面的,吴锦星的父亲是卖面的,他也是卖面的。

吴锦星说,他们这一辈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这么多年来,父亲几乎没有提到过爷爷,甚至都没有向他们说过爷爷的名字。

但可以肯定的是,爷爷也是卖面的。“解放前,爷爷就做走鬼档卖云吞面。”

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他还是知道了爷爷在父亲还不到二十岁时,就被侵华日军给杀害了。

在他们出生之前,父亲还曾经去过爷爷的墓地拜山。但也同样是因为战争,爷爷的墓地被炸弹轰炸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父亲就几乎再也不提爷爷,甚至爷爷的名字。”

兄弟俩对爷爷的唯一印象,也是做面。“父亲告诉我们,最好的碱水是拿榄树烧成的灰制成的,这也是爷爷告诉他的。”

榄树灰制成碱水,能够做出最好的面,这是爷爷留给兄弟俩的唯一记忆。

吴财贵和他的“吴财记”

“吴财记”的名字,秉承了父亲的名字“吴财贵”。

1953年,已经31岁的吴财贵,终于建起了自己的“字号”——吴财记。

“当时父亲是在六二三路容安街口摆档,其实按照现在的说法,也属于‘占道经营’。”吴锦星说,当时很流行拿自己的名字作为店面的名字,所以才有了“吴财记”一说。

“有钱吃盒仔饭,无钱吃云吞面。”云吞面是广州廉价餐食的代表,过来吃面的大多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尽管店面不大,但是云吞面廉价,吃的人也多,所以,当时的收入还能够维持生活开销。

1958年,吴财贵到惠州博罗县福田公社务农。在1968年、1970年和1972年,吴财贵喜得三个儿子,身为老二的吴锦星便是在1970年出生。

“在农村肯定就不做面了,就是务农,不做生意。”吴锦星说,兄弟三人都是在惠州上的小学。直到1978年,吴财贵回到广州。最初回到广州的吴财贵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最后还是在其大伯的帮助下,有个床位暂住。

1979年8月,在清平街党委和粮食部门的协助下,吴财贵终于在梯云路145号开办了一个加工生面条、云吞皮的加工厂。

1980年12月,“吴财记”重新开张,就在梯云路水盛里街开档摆卖。

[责任编辑:李嘉敏]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