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年大押 藏宝夹万 揭开当铺文化的神秘面纱


来源:广州日报

据1932年统计,广州老城区范围(老城、新城、西关、河南、芳村)有170家按押店,若包含番禺、南海,总数达到375家(《广东省志·金融志》);回忆起1930年出生的老师傅,张曙表示,已故师傅黄辉传授两点师训最为深刻,一是坚持典当原则,不作无实物的信用交易;二是活到老学到老。

原文标题:百年大押 藏宝夹万

揭开当铺文化的神秘面纱小小当品展现众生百态

▲东平大押的窗户很窄,利于从楼内对外观察和防守。

▲典当行业的行规——“四不当”。

当年东平大押的当票。

东平大押,现为广州第一所典当博物馆。

老式电话机

司马秤,当铺用来称量黄金、药材等贵重物品的工具。

东平大押一楼当铺。

一张清末民初的明信片上,拔地而起的碉楼状建筑抢占了城市的制高点,这是知名的广州大押,坚固的墙身内藏乾坤。随着东平大押、平和大押被改造成博物馆,一度神秘的当铺文化揭开了面纱。一份薄薄的“当字谱”揭露了当年“鬼画符”当票的真相;一本本账本的背后,刻录下达官贵人以及升斗小民生活百态、悲欢离合。借古析今,深挖现代典当行行业,百年前的传统仍然在流传。

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梁超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小资料

典当分类:

广州典当业最早组织只有“当”一种。

1874年,广州开始试办押店。从此,广州的典当业中就增加了“押”这种新的组织。

“按”是处于当、押之间的组织,与押出现的时间相近。

“雷公轰”是一种特殊经营的小押,由于收取的利息很重,按“九出十三归”计算,因此被人们所共愤,咒其要遭天诛,故曰“雷公轰”。

数据看典当:

据1932年统计,广州老城区范围(老城、新城、西关、河南、芳村)有170家按押店,若包含番禺、南海,总数达到375家(《广东省志·金融志》);

截至2016年,广州目前有典当公司102家,其中独立法人79户,在广东各地中数量居首。

收集典当业物品还原当铺经营面貌

大押,其实是当铺的一个种类。史料记载,当铺,作为专门以收取抵押品而放款的金融机构,起源于明末清初,商品经济发展的初期。

清中叶时期,广州对外贸易空前繁盛,从清中叶到1927年,是广州典当行业发展的黄金时代。每年各店获利丰厚,生意稳定,当铺越开越多,全盛时期多达400余间,民间一句“当铺多过米铺”的谚语生动地展示了当时的场景。追查旧照片更为直观,青板石的大街小巷上,各式招牌悬挂在屋外,“押”字号的当铺招牌穿插其中。

在目前已经改建成博物馆的白云区平和大押,由当时的乡绅出资3万两白银打造而成。耗费重资是因为大押常被市民称为“藏宝库”,内里当品价值不菲。近日在东平大押博物馆展出的一款老式电话机显示,这款民国时期的商品抵押价是30银圆,折合现在人民币约为一万元。

在中山四路和越秀中路交界处,东平大押独辟路口交界的一角。2008年,沉寂多年的东平大押将被打造成广州第一所典当博物馆,消息一出,带动了一场难得的民间寻宝之旅。当时负责筹建、如今已在典当行业研究有十年的陈先生回忆,这场“寻宝”并不容易。

“典当业曾有数十年的断层,很多当年所用的工具遗落在不知名的角落,难以寻觅。”陈先生说。他们用了两年完成这场“寻宝”。由于没有现成的资料,他们前往各大图书馆、文献馆搜寻,四处走访民间收藏大师,挖出了当铺行工具。

一份《当字谱》慰藉了他们的努力,这份《当字谱》约一千字,用于书写当票,一般人所看到的“鬼画符”当票,就是出自当字谱的特殊字体。试金石、司马秤、当票、账本、各种各样的当物……最终,散落在五湖四海的典当业物品得以集聚,还原了以往当铺经营的面貌。

建筑:细节处现藏宝玄机

2010年,东平大押博物馆开放。这栋古建筑建于清代,紧邻当年明代东城门的城门楼。平面呈方形,北侧高五层,南侧高四层,建筑物外立面呈碉楼状。

“这栋大押是当时当铺的货楼,专门用来储存货物。”广州大学岭南建筑研究所所长汤国华表示。他介绍,以前的当铺,采取的是前厅后楼的格局,前厅即当铺门面,伙计收拾好货物后,转身打开沉重的铁门,进入货楼将货物归位。

货楼要防火防盗,底层一般以花岗岩等石材砌成,防止盗贼挖地洞潜入。一般民居、祠堂的青砖以七顺一丁的建筑手法砌成,东平大押的外墙青砖,是以一顺一丁砌成的,使砖块与砖块之间非常密实,密集排列的青砖十分坚固,达到“固若金汤”的效果。

走进货楼内部,窄小的窗户是双层的,窗台采用防火坚固的石材。除了窗子中间有上下贯通的铁柱外,窗上还有双层窗门,一层是木门或铁门,一层是阶砖或是水泥板,双层窗门防火防盗。

汤国华介绍,白云区保留下来的平和大押,防御系统比东平大押更加强大。平和大押曾有活动桥,中间是护楼河,顶端有瞭望塔,可以眺望防御,顶层还装有石块,随时可从高空扔下作战,底下还藏有地下室,放置最贵重的当物。

行业:著名的“九出十三归”

据1932年统计,广州老城区范围(老城、新城、西关、河南、芳村)有170家按押店,若包含番禺、南海,总数达到375家(《广东省志·金融志》)。鼎盛时期数百间活跃的典当行,形成了一条成熟的行业链。

在典当行业,流传着多段“古话”。最为出名的是“九出十三归”,暗示当时典当铺的暴利。行业内人士解读,一价值为10元的货物,当铺以9元收入,赎当时算上利息以及本钱需要支付13元,此为“九出十三归”。

广东省典当行业协会会长张曙是最早进入改革开放后复苏的典当业人士之一,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张曙表示,当时的典当业与清末民初时大为不同,发展的是现代金融服务。

张曙见证了这三十年来当品的变迁历程,当品从早期的西装、五金配料到如今的奢侈品、房产等。他介绍,上世纪90年代,不少人选择了下海创业,有80%的典当业务是为这些人服务的,当时当物有摩托车、汽车等,也有创业产品,如一批西装,或是一批五金零件。另外的20%业务则是生活需要的交易。

传承:古老行规沿用至今

通过翻阅史料、走访目前从业的人员发现,典当业仍然存留着一些古老的行规。例如,当物不能私自拆开。陈先生介绍,以往典当交易后,当物以油麻纸袋封存,并以草绳扎紧,挂上独特标记的号牌,然后放置货楼上,中途不能私自拆开。这一行规沿用至今。

回忆起1930年出生的老师傅,张曙表示,已故师傅黄辉传授两点师训最为深刻,一是坚持典当原则,不作无实物的信用交易;二是活到老学到老。

在典当行业,“朝奉”是十分神秘的角色,他们通常高高在上站在柜台上鉴别当物,估价并洽谈交易。一个“朝奉”的功力深浅,往往影响着当铺实打实的收支账本数据。张曙记得,每次盘点,老师傅听声就能从一堆当物黄金中挑出几块糅杂了杂物的次品出来,这种功力让他十分叹服。

在现代典当业,师徒制仍然在延续。评估师叶朝顺的徒弟区启豪,入行一年多,他笑称,一入师门,从端茶倒水做起,起码需要八年时间浸泡,才能独当一面。

[责任编辑:余佳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