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粤剧的四次绝处逢生(上)


来源:新快报

■两广总督瑞麟为粤剧解禁出力。粤剧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定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从这个概念出发,当今粤剧艺术的一切活动,都是一种活态传承。”(赖伯疆、黄镜明《中国戏曲剧种史丛书*粤剧史》)

■两广总督瑞麟为粤剧解禁出力。

哀鸿遍野之下粤剧艺人的生存

关于粤剧艺人到外江班“插掌子”客串演出,老艺人刘国兴有过更详尽的口述。

“当时,一部分尚留在广州的粤剧艺人,因生活无着,曾偷偷到四牌楼魁巷的汉、湘、闽、赣戏班艺人组织的梨园会馆,与汉、闽、湘、赣戏班的艺人联系,希望能在他们的戏班中找到依托,暂维生活。梨园会馆亦因开展业务需要,乐于吸收他们。粤剧及粤剧艺人,遂获保存下来。粤剧艺人托庇在梨园会馆下‘插掌子’,生活异常困苦。老艺人如名花旦细明、江南杏等,虽然在‘插掌子’时仍担任正印的角色,但每演一套戏,所得不过一百钱左右;下层演员,每套戏收入不过五十钱。很多艺人,往往一天须赶两个台或演两套戏,才能勉强维持生活。后来, ‘插掌子’的粤剧艺人逐渐增加。他们逐渐脱离汉、湘、赣、闽戏班,独立组织粤剧班;演的虽是粤剧,挂的却是‘京班’的招牌。在与订戏的主方签立合约时,也写着‘京剧若干本’等字样以避过禁令的约束。(刘国兴《戏班和戏院》)

这段寄人篱下的辛酸,也是粤剧人“留得青山在”的心志。赖伯疆、黄镜明《中国戏曲剧种史丛书*粤剧史》指出,因为粤剧人的被迫流动,这段历史也有其积极作用:促进了粤剧向农村深入发展,促进了粤剧向海外传播,促进了粤剧与外来剧种的交流。

不屈不挠的粤剧人一直不放弃在各种场合演戏的机会。清同治七年(1868),时任两广总督的瑞麟为母亲贺寿,请戏班到总督府演戏。男花旦“勾鼻章”和武生邝新华一起演《太白和番》。老夫人很喜欢勾鼻章,收他为“义女”,“勾鼻章”就向瑞麟求情。此时清廷亦希望民间更多太平歌声,对粤剧虽没有明文解禁,但气氛渐渐缓和。就在这一年,吉庆公所成立,代替被焚毁的琼花会馆,成为管理戏班“卖戏”的营业机构。

光绪十年(1884),广东八和会馆成立,粤剧进入全面复兴及长足发展的时期。行当齐全,名伶辈出。武生邝新华、蛇公荣、公爷忠、花旦勾鼻章、仙花发、扎脚文,小武大和、反骨友、崩牙启,小生师爷伦、金山恩,丑生鬼马三、生鬼毛、豆皮梅……如今虽难留影像及声音,那一个个生动的名字,也令人遥想风华。

专栏作者·钟哲平

岭南文化学者,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专业作家。喜欢看戏,不太懂戏,也不算痴迷。因为钻得不深,所以有疏离感。没有匠气,只有欢喜。如同隔着河流看彼岸的华灯,和影影绰绰的风流人物。

[责任编辑:余佳娜]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