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东莞超市员工变身“打假人”专盯超市食品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自陕西的王啸宇,今年还不到四十岁,住在长安一个月租200多元的廉价出租屋里,仅凭业余时间做水电工的微薄收入维生。王啸宇回忆,自己的第一笔赔偿6000元就是来自老东家沃尔玛,货架上出现过期的核桃仁,当时超市发现问题后现场就说给3000元私了。

原标题:东莞超市员工变身“打假人”专盯超市食品

“不在超市,就在法院。”东莞职业打假人王啸宇这样描述自己这一年的生活轨迹。这一年,他与自己的老东家沃尔玛“死磕”,只要沃尔玛出现问题产品,他一定死磕到底。他自称是东莞职业打假中最偏执的一个人。他像很多“职业打假人”一样,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有人说他们是天使,增加了商家造假成本,为弱势消费者维权;有人说他们是恶魔,打着维权的旗号行敲诈的事实,为了私利,浪费政府资源,损害商家品牌,扰乱社会秩序。

前不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布,知假买假将不再受条例保护!这对职业打假人而言,究竟是寒冬还是黑洞?“职业打假人”会不会从此在人们的生活里消失了?在这个特殊的节点,王啸宇向记者梳理了自己的经历,这其中不乏展望,亦有心酸。

超市员工变身“打假人”

1993年10月31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出台,一年半后,22岁青岛青年王海购买12副假冒耳机索赔,全国首个职业打假人诞生,之后全国各地冒出无数个“王海”。

来自陕西的王啸宇,今年还不到四十岁,住在长安一个月租200多元的廉价出租屋里,仅凭业余时间做水电工的微薄收入维生。

2006年8月24日,这一天是他入职长安沃尔玛的日子,他一干就是十年。而在去年8月,王啸宇从沃尔玛离职,以另一种方式继续着他和沃尔玛的联系,那就是打假。

走上职业打假路的初衷,王啸宇不得不提起他的老东家沃尔玛。“因为我曾在沃尔玛工作过十年,我对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希望它能越变越好。”王啸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辞职后自学法律,主要学习食品安全领域的法律法规。他这一年主要投诉的也是老东家沃尔玛出现的问题食品,大概有100次,对簿公堂的至少有70次。

在王啸宇提供的材料中,有不少法院文字材料,也有录音材料。“对付他们,一定要有足够的证据,不然他们就会耍赖不承认。”王啸宇坦诚,要打假不容易,一定要证据十足。

王啸宇自豪地说,“现在老东家都把我列入了黑名单”。每次他一踏进老东家的大门,商场监控的面部识别系统就会把他认出来。然后就会有好几个穿着便衣的工作人员紧跟着他,试图让他放弃购买。就算逃脱了工作人员的阻拦,买单过程也是异常艰难。首先原本的收银员会被高层领导代替,然后就会被告知商品下架而拒绝王啸宇的购买请求。

熟悉了沃尔玛的套路以后,王啸宇曾故意试探性做了一个实验。进入沃尔玛之后,他故意拿了一个合格的食品去收银台买单。不料还是像之前一样,先被沃尔玛商场高管拦截了下来,然后派工作人员去货架上检查商品,但最后还是被告知商品下架无法购买。明明是合格的产品,为什么仍被拒绝购买?王啸宇说:“因为他们的工作人员对商品合格与否的相关问题也并不了解,他们认为我买的就是有问题的商品。”

对于王啸宇的“打假”经历,沃尔玛相关人士明确向记者表示:不回应。

第一笔赔偿拿到6000元

“职业打假人”活跃在东莞,已经不是秘密。通过QQ界面搜索“东莞职业打假群”,能发现近20个QQ群。“职业打假,是国家支持和鼓励的暴利行业。”这是东莞一个职业打假群的简介。有知情人士表示,东莞至少存在上千人从事这一行业。王啸宇说,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多,很多都不是专业的打假人,他们都是普通消费者,因为买到问题产品而聚在一起的。

对于外界所说,职业打假人“月入10万元少见,两万元可能有”的说法。王啸宇并不认同,他说,“职业打假人”的收入来源主要是获得商家赔偿,途径有两个,一是通过现场索赔,二是通过法院起诉。直接索赔会快很多,如果通过法院起诉则要走很长的程序,比如胜诉获得1000元赔偿,但还要付出几百元的成本,比如车费,印刷费。

王啸宇回忆,自己的第一笔赔偿6000元就是来自老东家沃尔玛,货架上出现过期的核桃仁,当时超市发现问题后现场就说给3000元私了。偏执的王啸宇没有答应私了,而是将老东家告上了法庭,因为证据充足,他获得了法院判决的6000元赔偿。

[责任编辑:宋芳]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