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迁安造“海绵”不差钱


来源:中国建设报

作为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之一,迁安是惟一的县级市。而日前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要求“提升县城和重点镇基础设施水平”、“培育发展一批中小城市”,迁安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的代表性和重大意义不言而喻。

原标题:迁安造“海绵”不差钱

“你要是来看已经完工的项目,可能会失望,进展确实慢,因为我们之前在项目建设方面走了一段弯路,主要是没有把准方向。但经过近一年的摸索,我们形成了一套完善且十分接地气的发展理念,有了它的指引,我相信迁安海绵城市建设的进度会在后面追上来。”身为迁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迁安市海绵城市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韦长怀日前在同记者联系采访事宜时,毫不避讳迁安在海绵城市项目建设方面“走了一段弯路”、“进展确实慢”。

然而,作为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之一,迁安是惟一的县级市。而日前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要求“提升县城和重点镇基础设施水平”、“培育发展一批中小城市”,迁安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的代表性和重大意义不言而喻。诚如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章林伟所讲:海绵城市建设理念非常先进,这些理念将在中国5万~10万人口的城镇全面实现,它们就是中国最好的宜居小城。

不过,海绵城市建设是一项系统、复杂的庞大工程,面临诸多挑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所长王浩认为,目前至少存在城市海绵体规划技术、“渗、滞、蓄、净、用、排”措施的布局及调度运用技术、城市排水系统规划技术、城市排水规划标准完善、设计方法改进、城市洪涝预警调度系统、海绵城市建设目标的可达性分析七个方面的关键问题。因此,作为首批试点城市,“走弯路”在所难免,而很多时候,恰恰是这些“弯路”,能加快可复制经验和技术的形成,从而让其他城市少走弯路。为此,记者决定前往迁安,对其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走过的“弯路”一探究竟。

迁安是一座地道的水城。1208平方公里的总面积内,滦河、青龙河等16条大小河流在其境内的流域面积超过700平方公里,水资源总量达20亿立方米。

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周玉文:海绵型城市建设的最根本目标是要尽量减少社会水循环对自然水循环的冲击,实现节水、治污、再生利用,维持二元水循环的平衡,充分发挥水的生态功能、经济功能,“最忌讳的就是缺乏全局性、系统性的布局,项目间‘各自为政’”。

目前国内不少城市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走进按标段进行的“死胡同”,除了自身对海绵城市建设理念的理解不到位外,同现行的国家招投标制度在项目标段方面的硬性要求也有一定的关系,而项目散、小、多将不利于海绵城市建设PPP模式的推行和按流域解决问题。

海绵城市建设最核心的要素,就是因地制宜。冻融会对道路、建筑物等造成工程性次生灾害,应针对不同的具体情况,从结构性的角度加以分析解决。

迁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迁安市海绵城市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韦长怀:发现我们之前的做法显然是犯了方向性错误。一切推翻重来,按照汇水分区的思路重新布局,之前两三个月时间都走了弯路。

盲目上马,欲速反“慢”

但凡到过迁安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它是一座地道的水城。1208平方公里的总面积内,滦河、青龙河、西沙河等16条大小河流在其境内的流域面积超过700平方公里,水资源总量达20亿立方米。

或许,正因有了如此丰富的水资源,迁安人对习近平总书记的那句“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领会更加深刻,才有了“积极打造‘京津唐秦’地区新兴高端生态休闲基地为核心,塑造‘魅力水城、绿色迁安’,中心城区发展目标为以高品质的城区环境和完善的服务设施体系,将中心城区打造成为未来迁安市的城乡经济、社会、文教、科研中心和冀东北山前次区域中心城市”的发展目标底气。

不过,倘若不能有效解决水体污染和控制雨水径流,就会加重黑臭水体和城市内涝等城市病,水资源丰富的优势反而就变成了压力和劣势。关于海绵城市建设中水质和水量的关系,章林伟曾对此作过专门解读:有质无量,水不够用;有量无质,水不能用,只有量和质统一才能处理好水的自然循环和社会循环的关系,体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将水取之于自然,还要回归于自然。

据迁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委委员、主任科员高权介绍,迁安位于燕山-太行山600毫米降雨线一带,人均水资源量仅436立方米,雨热同期、降雨集中,导致一方面常年极度缺水,另一方面汛期大量降水白白流失,而且容易造成城市内涝,去年8月2日的大雨就让迁安市民遭遇了“城市看海”的水患。加上滦河穿城而过,上游修建的潘家口水库、大黑汀水库是引滦入津的源头,每年向天津供水10亿立方米。受上游拦蓄和调水工程的影响,本地水资源量锐减,生产生活用水主要依赖地下水。地表水可利用量小,地下水开发利用强度达到76.1%,部分乡镇已超过90%。如果没有绿水青山托底,“打造‘京津唐秦’地区新兴高端生态休闲基地”,自然也就成了一句空话。因此,迁安对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紧迫性也就更强,这一点,我们从市长张淑云在海绵城市创建工作调度会上“我们一定要珍惜机会,决不能因为任何原因、任何环节造成整个创建工作的不顺畅,影响建设进程”、“要实行挂图作战,督促各部门按照时间节点加快工作进度,确保各环节顺畅”的指示中可见一斑。

既有解决水安全的迫切需求,又有地方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和督促,照说迁安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应该进展很快,然而,记者却没有见到一个彻底完工的海绵城市建设项目。原因何在?面对质疑,韦长怀显得有些无奈,他指着会议室里正埋头苦干的技术团队告诉记者:“你看看,我们自从申报成功成为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后,几乎都是这样没日没夜地干着”。

为何夜以继日干活却项目进展缓慢,韦长怀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得知迁安成为首批海绵城市试点城市之后,上至书记市长,下至百姓,着实高兴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就遇到了十分现实的问题,作为一个县级市,专业人才、技术力量都很缺乏,甚至全市连一个规划设计院都没有,加上以前也没有海绵城市建设方面的经验。如何在规定时间内按要求把试点城市、示范区建设好?在项目初期,甚至不清楚这项工作该从哪儿下手”。

既然是试点,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于是,短暂的迷茫期后,迁安尝试着按照自己的思路推进海绵城市建设,分标段选择了两个项目按照海绵城市建设要求展开建设,项目进展很快,但问题也随之出现。韦长怀告诉记者:“项目建好后如何管理维护?两个标段之间如何融合协调?我们在建的试点项目显然都做不到,陷入了僵局。直到去年10月10日,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在武汉市组织召开的全国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工作座谈会上,通过有关专家的讲解和各试点城市之间的交流,才发现我们之前的做法显然是犯了方向性错误。回来后,我们将此前拟建的项目都叫停了,一切推翻重来,按照汇水分区的思路重新布局,之前两三个月时间都走了弯路。”

对于迁安所走的“弯路”,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周玉文表示,海绵型城市建设的最根本目标是要尽量减少社会水循环对自然水循环的冲击,实现节水、治污、再生利用,维持二元水循环的平衡,充分发挥水的生态功能、经济功能,“最忌讳的就是缺乏全局性、系统性的布局,项目间‘各自为政’”。而海绵城市建设作为一种新的城市发展理念,更应该“坚持规划先行与建管并重相结合”、“坚持统筹布局与分类指导相结合”的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的基本原则。他同时指出,目前国内不少城市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走进按标段进行的“死胡同”,除了自身对海绵城市建设理念的理解不到位外,同现行的国家招投标制度在项目标段方面的硬性要求也有一定的关系,而项目散、小、多将不利于海绵城市建设PPP模式的推行和按流域解决问题。因此,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在法律和制度层面加以完善和修订。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需要尽快转变“一把抓”的职能,以问题为导向推行海绵城市建设,这也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

其实,导致迁安海绵城市建设进展缓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特殊气候。韦长怀表示,由于迁安地处燕山隆起带余脉南麓,属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气候。冬季受西伯利亚和蒙古冷空气影响,盛行偏北风,无霜期只有198天,而一旦形成冻土,工程项目就无法继续。周玉文认为,这正是选择不同类型不同气候环境的城市展开试点的重要原因,“海绵城市建设最核心的要素,就是因地制宜。冻融会对道路、建筑物等造成工程性次生灾害,应针对不同的具体情况,从结构性的角度加以分析解决。这次的试点城市中,迁安和白城都属于北方城市,他们在试点建设方面取得的成果,对推进我国甚至世界上同类型城市的海绵城市建设,意义深远”。

[责任编辑:白雪]

标签:海绵城市 建设 迁安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